清华工科生做智能钢琴,一年融了近三亿!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2022年07月16日 07:00   21世纪商业评论   方文宇
音乐ai教学,降门槛、减成本。

文/方文宇 编辑/江昱玢 

2022年上半年,国内音乐领域最大融资,花落小叶子。

6月,人工智能音乐科技公司小叶子音乐科技完成数千万元c2轮融资。7个月前,公司刚刚完成超2亿元c 轮融资。

创始人兼ceo叶滨向《21cbr》记者透露,公司两大业务模块——智能硬件和陪练服务,均已位列国内行业第一。其中the one智能钢琴连续8年位居天猫双11数码钢琴品类销售榜首。

让国内外全年龄段用户体会到音乐的乐趣,是叶滨创立小叶子的初衷。

从零首创到打磨智能陪练产品的5年间,小叶子曾直面资本市场的质疑。最终产品成功、弯道超车,也让叶滨直呼畅快。

乔布斯曾说,人生就是“把珍珠串成线”。

叶滨深表认同,“当时的你很难判断做这些有没有意义,又将何去何从,但只要方向是对的,过去的积累终将在某个时点彰显。”

跨界磨合

“玩音乐应该给人带来快乐,而不是刻板学习。”抱着这样的想法,2013年9月,连续创业者叶滨创办了小叶子。

叶滨要做的第一款产品是the one智能钢琴,接入app后,播放曲目,琴键上方会依旋律亮起提示灯,左手键亮蓝灯,右手键亮红灯,仿佛在玩“节奏大师”,不识谱也能跟灯弹奏。

 

想法很美好,甫一执行,叶滨就头疼起来。“开发第一台智能钢琴最大的困难,是把懂互联网的人和懂音乐教育的人叫到一起说话。”他向《21cbr》记者坦言。

叶滨是清华大学电子系出身,从身边找懂产品、做app、做硬件的人不成问题,但没人知道如何将音乐融合进去。

他跑到中央音乐学院找钢琴系的本科生、研究生,解决弹钢琴、教钢琴的问题。很快,叶滨发现并不是把人找齐,就能成事,“起初,这两类人完全没法对话。”

“刚开始我们去音乐学院发招聘广告,应聘的人说,可以呀,一小时500块钱。我说我们是一起工作,他们说,和在外面教琴一样,一小时500。”叶滨哭笑不得,最后找到音乐学院出身,喜欢互联网产品,又能理解小叶子初衷和目标的同事加入。

公司的程序员也必须具备音乐素养,入职必读的一本书是李重光的《基本乐理》,“虽然很薄,但都是干货,五线谱是怎么回事,乐理是怎么回事,他们写代码需要了解。”

磨合近半年,程序员和音乐人的配合初见成效。

2013年底,the one智能钢琴首款样机诞生,外观与普通电钢琴无异,不同之处在于,依靠配套的软件和键盘上的智能灯带,不懂钢琴的人也可以自学演奏曲目。

 

(the one智能钢琴实现“跟灯演奏”)

2014年6月,the one智能钢琴在天猫上线,同年双十一成为乐器品类的销量冠军。

小叶子近半用户是喜欢玩音乐的成年人。由于首款产品不够轻便,三四千的价格也不算便宜,叶滨认为其对于初级业余爱好者来说,体验门槛较高。

于是2021年,小叶子推出了一款价格低于1000元的the one小花琴color。小巧的琴身,马卡龙的配色,小花琴一下子火出圈。同年11月,小花琴在头部主播直播间首发销售过万台,叶滨直言“超出预期”。

 

去年10月开始,小叶子已经连续三个季度实现盈利,“我们最看重的是健康增长,今年要保证全年盈利。”叶滨称。

弯道超车

智能钢琴销量虽好,叶滨却发现了新问题——很多弹琴、学琴者早已购置钢琴,如何让他们既使用自己的钢琴,又能享受小叶子的服务呢?

叶滨决定做一款陪练产品,通过ai精准识别不同型号、调音情况不同的钢琴琴音,起到准确有效的陪练纠错效果。

“ai琴音识别需要近100%的准确率。对于弹钢琴来说,只错几个音都会影响演奏,90%甚至95%的识别准确率听起来很高,但对于需要精准纠错的用户来说,等同于0。”叶滨表示。

达到近100%的识别准确率,在没有深度学习算法的2014年,无异于天方夜谭。

“当时找了一位做音乐相关算法的美国教授,他带着学生,对于钢琴考级一、二级的曲目,几周就可以做到高准确率识别。但是对于加入复杂和弦的曲子识别不准,六、七级曲目准确率只有60-70%,完全没法用。”叶滨回忆道。

2016年,叶滨等来了清华师弟、首席科学家夏雨,他有着弹钢琴和写代码双重爱好,“终于找到一个事儿能把两个爱好结合在一起,真的开心。”

2017年,夏雨开始研究更高准确率的ai琴音识别技术,一做就是三年,终于在2019年实现突破,算法成形。

此后整整一年,团队不断打磨这款智能陪练产品,2020年迎来爆发期,钢琴十级以上曲目毫秒级的纠错准确率近100%。公司也从陪练赛道的落后者,一跃成为单月业绩领先的排头兵。

 

“突破ai琴音识别技术难点,实现针对高难曲目的琴音精准识别,这是公司的独门绝技。”叶滨感慨道,“在当时的竞争环境中,我们靠好产品打赢了仗,这是我特别自豪的。”

小叶子的用户遍及海内外,已覆盖131个国家。

坚定出海

线上直销是小叶子的主要销售渠道,the one智能钢琴连续8年居天猫双11数码钢琴品类销量冠军,覆盖95个国家。今年天猫618,the one在乐器店铺榜的预售和成交排名均是第一。

为了扩展线下渠道,小叶子推出了the one智能钢琴教室,配有硬件智能钢琴和自主研发的教学课件软件系统,兼具授课功能。

“智能钢琴教室的初衷,就是打破传统一对一教学,实现一对多授课,让学生在快乐学习的同时,也降低了学钢琴的门槛。”叶滨称。

the one智能钢琴教室已遍及全球5000多间,在国内覆盖250个城市及600多个县,在全国3500多个线下机构、公私立学校中使用。

 

(“小叶子ai琴房”公益行动)

多品类、智能化和全球化,是公司下一阶段的重要方向。

“小叶子从钢琴切入,现在发力做智能架子鼓,去年已在美国销售。鼓类娱乐性较强,希望把寓教于乐这件事儿走得更坚决。”叶滨称。

出海也是小叶子的一贯坚持。

相对国内市场,海外音乐学习的渗透率更高。易观监测数据显示,欧美等发达国家的适龄儿童(5-16岁)音乐学习渗透率是40%-50%;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相关数据为30%,二线城市8%,三线及以下城市只有1%-2%。

 

去年6月,同样通过ai为零基础用户提供钢琴教学的以色列公司joytunes获得5000万美元的d轮融资,谷歌是资方之一,joytunes估值已达10亿美元。

叶滨出海的决心更坚定了,“全球乐器市场约170亿美金(约合人民币1140亿元)规模,全球ai也是未来大趋势,我们也会不遗余力进入这个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