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洞察|专访郭万达:珠海应抢抓“黄金内湾”建设三大机遇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2022年07月15日 11:35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南方财经全媒体彭敏静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彭敏静 珠海报道 近日,珠海金湾区在东莞举行5.0产业新空间推介会,20家企业代表与金湾区政府签订项目投资协议,总投资约76.2亿元,预计达产后产值185亿元,产业类别涵盖生物医药、电子信息、智能制造等。

不只是金湾区,实际上,珠海近期在招商引资方面动作频频,不仅出台了《提高招商引资工作效率十条措施》,并将在北京、上海、深圳、成都等地组建驻外招商部门,全面铺开对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其他城市和西南地区等地招商。

珠海选择到这些区域招商释放了哪些信号?珠海的招商模式能否真正解决珠海产业发展的问题?地处珠江口西岸的珠海在迎接新一轮产业转移浪潮的过程中,对东西两岸产业融合发展影响几何?7月14日,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下称“南方财经”)专访了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

郭万达表示,在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背景下,珠海企业不限于大湾区市场,面向的是全国市场,甚至全球市场。珠海面向各区域招商是一个市场导向的布局,源于大湾区与国际市场的联系。近几年,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呈现本土化、近岸化、区域化、联盟化的趋势,我国也在强调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基于此,城市产业协同合作发展也愈发重要,并且具备可持续性。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受访者供图)

抢抓“黄金内湾”建设三大机遇

南方财经:广东提出,着力打造环珠江口100公里“黄金内湾”,带动广州、深圳、珠江口西岸三大都市圈协同发展、聚势腾飞。面对“黄金内湾”的建设,珠海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来把握湾区城市产业协同的发展机遇?

郭万达:珠海的机遇主要来自三个方面。首先是大湾区的硬联通、软联通的机遇。基于机场、港口、高铁城轨、高速等的硬联通加快,规则衔接方面的软联通,都在推进大湾区一体化的进程,加速人才、资金等要素流动。第二是产业转移和产业升级的机遇。珠江口东西两岸的产业链是可以相互配合的,比如东岸的电子信息产业和西岸的家电产业是联通的,而产业升级就会有产业转移或增量投资。第三是创新外溢的机遇。创新要有研发和相关配套,就会带来产业的发展。与旧金山湾区类似,近几年深圳研发在增长,能够带动湾区周边城市的发展,其实就是创新外溢。由于产业发展考虑到物流等成本,所以创新外溢往往在都市圈比较多。

南方财经:实际上,与珠江口东岸相比,珠江口西岸无论是从经济总量、人口规模,还是从产业层次、产业结构等都存在不小的差距。珠海应该如何迎接新一轮产业转移浪潮?

郭万达:首先是谋划合作平台、空间平台,珠海目前有深珠合作区。第二是降成本,降营商成本、降低住房成本和物流成本,为企业提供良好的营商环境,包括人才、市场准入降低等,这几年珠海的力度也很大。第三是营造良好的产业发展生态,包括头部企业和小企业的生态。珠海的头部企业要带动行业的小微企业发展。平台搞好了,成本降低了,产业的生态配套搞好了,珠海才能抓住新一轮的产业转移的浪潮。

城市产业协同萌生“大湾区企业”

南方财经:近期珠海各区频频到东莞、深圳等市开展招商工作。这释放了哪些信号?珠海这么做的思路是怎样的?

郭万达:第一个信号是珠江口东西两岸的“距离”越来越小。现在空间的距离已经不觉得远,更重要的是产业的联系越来越多,融合越来越紧。第二个信号,虽然珠江东岸的经济比较强,但成本也相对高,珠海相比之下发展空间更大,人口少,空间载体更多,所以这也意味着珠海的机会来了。第三个信号,珠海的思路也发生变化,招商跟着产业走,产业跟着企业家走。哪里产业丰富、产业大,就到哪去;哪里企业家资源多,到哪去,这个是对的。

南方财经:聚焦深珠合作来看,珠海高新区依托深中通道加强与深圳全面对接。你如何看待“深圳总部(窗口) 深珠合作区研发、生产”这种发展模式?

郭万达:模式不仅仅是这一种,可以有好几种。其实,深圳的一些功能性总部或者某一事业板块也可以到珠海来。比如,华为把手机板块,从研发到制造,搬到东莞。但无论是哪一种模式,实际上都要产业链、供应链、人才链形成一体,而且要把珠海的产业链提升起来。现在有一些企业不叫深圳的企业,也不叫珠海的企业,可能它就是大湾区的企业。深圳和珠海的融合发展、全面对接,应该共同打造大湾区的产业集群。

创新招商助产业“补链强链”

南方财经:珠海依托核心产业龙头和投资平台布局具有高成长行业似乎颇具成效。据统计,珠海市属国企近两年来新增产业投资项目200多个,涉及投资金额200多亿元。你如何评价珠海近年来的招商成效?

郭万达:这里面隐含着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市场主导、政府有为”。产业发展一定是以市场来主导的,投资平台则是“政府有为”的载体。原来珠海只是制造企业多一点,而平台型的企业相对少,近几年珠海加大了这方面的力度。同时,政府通过资本杠杆,比如兼并收购、产业基金等方式,它的投资额在加大、投资项目在增加,特别是国企投资的平台。珠海市政府不仅有基金,还引进了一些国际上著名的风险投资的平台企业,通过资本的集聚带来企业集聚、供应链集聚,从而提升产业生态环境,实现补链强链的目标。

南方财经:珠海出台的《关于坚持“产业第一”加快推动工业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方案》提出,发挥国有资本“以投促引”作用,推进“战略性投入 市场化运作”招商模式;聚焦“产业圈”资源,加强与深圳等先进地区行业协会深度合作,构建“招商引资合伙人”全新机制。这种招商模式能否真正解决珠海产业发展短板?还应该解决哪些问题?

郭万达:国有资本、政府融资平台是有所作为,也起到了作用,但是该退出的时候你就得退出。所以,要解决的问题是通过政府去引导市场,为市场去创造一个好的环境,包括产业环境、供应链环境、人才环境等等,但是产业的发展最后还是要靠市场,要靠企业家来运行。

南方财经:近年来,各地政府引导基金多倾向于投资战略性新兴产业。我们留意到,珠海基金围绕珠海市重点产业发展战略,聚焦于先进制造、集成电路、生物医药、新能源等领域进行布局。据统计,珠海基金引进外地企业39个,2021年度实现产值35.48亿元。未来,珠海应该如何进一步发挥政府引导基金对当地重点产业与产业转型的促进作用?

郭万达:政府引导基金,关键在于两个词。第一个词是“引导”,就是产业和产业链的引导。在产业发展初期缺乏条件的时候,那就是政府来主导,政府可能率先进入到市场。当这个产业有了环境和配套,各类的企业就会集聚,这个时候是引导作用,而不要去主导。第二个词是“基金”。政府的基金是要发挥杠杆作用的,就是要吸引社会资本、民间资本。政府通过资金杠杆来引导投向一些企业,主要是通过母基金,再通过职业经理人去投资,而他们更懂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