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丨通胀爆表,美联储或迎来“沃尔克时刻”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2022年07月15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温彬,王静文

温彬(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王静文(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宏观研究中心主任)

美国6月cpi冲高至9.1%,大超市场预期,通胀的顽固性或将迫使美联储加快加息步伐,7月议息会议加息100个基点的可能性正在上升,美联储或将迎来新的“沃尔克时刻”。

根据美国劳工部最新数据,美国6月cpi同比上涨9.1%,1981年12月以来首次站上9%以上高位,大超市场预期。季调环比上涨1.3%,高于前值1.0%,创2005年10月以来最高水平。剔除能源和食品的核心cpi同比上涨5.9%,略低于上月的6.0%,但仍远高于2%的目标值;季调环比上涨0.7%,为2021年7月以来最高水平。

分项来看,能源、食品和住房项是主要拉动因素。6月能源项同比上涨41.6%,环比上涨7.5%,同比和环比贡献率分别为3.6%和0.65%。虽然国际油价在6月中旬已经见顶回落态势,但6月能源价格整体仍大幅高于5月。核心服务中的住房项同比上涨5.6%,环比上涨0.6%,同比和环比贡献率分别为1.81%和0.19%。住房项上升主要由于主要居所租金和业主等价租金均出现上升,而这又主要由房价上涨带动。食品项同比上涨10.4%,环比上涨1.0%,同比和环比贡献率分别为1.4%和0.13%。联合国粮农组织公布的食品价格指数6月已经开始下跌,但尚未传导至cpi食品价格上。

整体来看,美国6月物价的加速上涨,既受到能源、食品等供给端的冲击,也有需求端的支撑。展望下一阶段,能源、粮食等大宗商品价格已经见顶回落,未来几个月或将导致cpi中的相关项目涨幅收窄,但需求端的支撑因素仍然较强,进而会使物价表现出相当的黏性。

一方面,劳动力市场持续向好,工资-物价螺旋短期内仍然难以打破。美国6月新增非农就业人数达到37.2万人,高于预期的26.8万人;平均时薪同比上涨5.1%,好于预期的5.0%。美国5月职位空缺率仍然高达6.9%,虽较3月的历史高点7.3%有所回落,但仍远高于疫前水平。当就业市场仍处于短缺状态时,工资-物价螺旋短期内必然难以打破。

另一方面,住房价格持续上涨,对cpi中住房项的传导仍在继续。美国20个大中城市房价4月同比上涨21.2%,继续刷新2001年有统计以来的最高水平。从历史经验看,房价对租金的传导效应预计会持续15个月左右,这预示着住房项的价格上涨可能持续至明年年底。住房项目在cpi中占比接近1/3,其影响不容小觑。

在这两大需求端因素的支撑下,通胀预期仍在升温。美国密歇根大学1年期通胀预期为5.3%,与上月持平;5年通胀预期为3.1%,为2月以来最高水平。通胀预期通常具有自我实现的特征,这无疑会进一步增强通胀的黏性。

这种情况下,除了强硬加息,美联储已经别无选择。鲍威尔曾在6月议息会议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单次加息75个基点不会是常态化操作,7月会议将在加息50个基点和75个基点之间二选一。此次cpi数据公布之前,市场预期7月加息75个基点的概率超过90%,加息100个基点的概率仅为7.6%。但公布之后,前者骤降至20%左右,后者则急升至80%左右,市场已经开始计入加息100个基点的预期,这导致短端美债收益率和美元指数冲高,资本市场则持续承压。

美联储曾在6月中旬的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中指出,通胀正在折磨着美国家庭,美联储恢复物价稳定的承诺是“无条件”的。而要抗击通胀、稳定物价,必须要加快加息节奏,加速追赶物价曲线,而这通常会伴随着经济衰退。国债市场已经提前做出反应,7月13日美国2年期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倒挂22个基点,达到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这通常预示着,未来六个月至一年之内,美国经济或将陷入衰退。

需要指出的是,上一轮美国cpi向上突破9%是在1979年。这一年,沃尔克被卡特总统任命为美联储主席。为抑制通胀,他开始大刀阔斧地实行紧缩计划,联邦基金利率从1979年10月的11.6%上升至1980年4月的接近20%。强硬加息的结果,是美国经济出现了衰退,但也由此驯服了通胀。

目前来看,美联储或将面临新的“沃尔克”时刻,即通过大幅加息抑制投资和消费增速,进而以衰退为代价来扭转通胀预期。6月下旬,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参议院陈述时已经承认,打压高通胀的加息行动可能导致美国陷入衰退,尽管这并非美联储的意图。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鲍威尔面临的压力并不像沃尔克那么大。

一方面,由于当前美国政府债务率远高于1980年代,债务的可持续性决定了美联储加息空间有限,即便7月加息100个基点,本轮加息上限可能在3.75-4.0%之间,远远不及沃克尔时代的20%;另一方面,美国经济的基本面仍然比较稳健。特别是居民部门杠杆率不足80%,远低于2008年时的100%。所以,本轮衰退大概率会是浅衰退,应不至于引发经济危机。而一旦物价回落至合意区间,美联储必然会由加息转为降息。

但在加息见顶之前,联邦基金利率的持续抬升仍将会对金融市场产生巨大扰动,资金向美国市场的回流可能会对非美经济体产生不小冲击。目前欧元兑美元汇率已经跌至平价水平,新一轮欧债危机爆发的可能性也在上升。我国必须对潜在冲击做好预案,在密切关注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调整的同时,货币政策应以我为主,兼顾内外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