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王”正式易主!天齐锂业利润反超赣锋锂业,锂盐上市公司利润总额逼近600亿元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2022年07月14日 20:41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董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董鹏  成都报道

赣锋锂业要加油了……

一季度,赣锋锂业、天齐锂业、盐湖股份三家利润规模相差十分有限,但是在二季度几家公司的盈利能力快速拉开。

至7月14日17时,包括上述三家行业龙头在内,共有13家锂盐企业发布业绩预告。按照业绩预告中位数计算,上半年预计实现净利润合计589亿元。

即便剔除未形成销售收入的紫金矿业和比亚迪,其他11家锂盐企业预计利润也超过了431亿元,这其中还没有将未发布业绩预告的中矿资源、西部矿业计算在内。

此外,行业内还包括了江西南氏锂业、山东瑞福锂业等非上市公司,以及雅保等外资企业在国内的工厂,全行业利润显然还要高于上述水平。

行业座次重新排列

2021年8月30日,锂矿股2021年高点区域,当日收盘赣锋锂业总市值2899亿元,天齐锂业总市值1994亿元,差值905亿元。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二者总市值仍然相差500亿元左右。

结果,随着4月底开始的本轮反弹,天齐锂业累计涨幅显著大于赣锋锂业,上述市值差已经消弭殆尽。

股价表现的背后,是二级市场对企业盈利预期的反映。而就已发布的业绩预告来看,预期得以验证。

今年一季度,赣锋锂业、盐湖股份、天齐锂业净利润分别为35.25亿元、34.97亿元和33.29亿元。

而到中报时,盐湖股份维持亚军位置不变,天齐锂业和赣锋锂业位置互换。

公司今日早间公告显示,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在96亿元至116亿元之间,中位数为106亿元。

按照上述标准,盐湖股份、赣锋锂业同期净利润分别为92亿元和81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紫金矿业、比亚迪锂盐业务尚未形成实际收入,或者是仍然处于中试阶段,所以锂盐行业的行业龙头仍然以上述三家为主,这三家公司也占据了行业过半利润。

其中,经过数年低迷,重新夺回“锂王”位置的天齐锂业,上半年净利润距有色行业“一哥”紫金矿业也只有20亿元左右的差距了。

有意思的是,截至7月14日收盘,天齐锂业总市值也只落后于紫金矿业200亿元。

今年6月中旬,本报曾结合二季度产品销售均价、行业产销情况作出预判,二季度锂盐行业盈利将延续“逐季度增长”的趋势。

如今来看,剔除紫金矿业、比亚迪后,上述11家锂盐企业当期全部实现环比增长。

其中,除了部分基数较小的公司排名较为突出外,排名靠前的多为原料自给率较高的企业,按照半年报预告中位数计算,二季度环比增幅靠前的公司依次为天齐锂业(118.51%)、永兴材料(77.36%)、盐湖股份(63.1%)、盛新锂能(57.06%)、科达制造(38.54%)。

与之相比,原料自给率相对较低,依靠澳洲锂精矿包销获取的锂盐企业,当期利润增速靠后。

其中,赣锋锂业二季度利润环比增速为29.78%,雅化集团为19.18%。

其中关键便在于,除了盐湖股份等少数企业外,国内锂盐厂大部分是矿石提锂企业,而在上半年澳洲进口矿价格水涨船高,长协价跟随上涨,外采原料型企业利润空间便迅速压缩。

上述背景下,各家公司的利润弹性将遵循“盐湖提锂>矿石提锂,矿石提锂自给率高企业>自给率低”的规律运行。

“矿端为王”逻辑二次强化

上述规律和盈利预期,在二级市场走势上也已充分兑现。

据统计,4月底至今,涨幅靠前的多为自有矿企业,如天齐锂业、中矿资源、融捷股份等。

其中,中矿资源加码矿端资源开发主要集中在今年,接下来发布的业绩预告中,可能不会这么快传导到上市公司报表中。

而就行业趋势来看,上述“矿端为王”对企业盈利的影响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昨日午后,澳洲锂商pilbara minerals进行第七次拍卖,数量为5000干吨5.5品位的锂精矿,最终成交价为6188美元/吨。

与上一次拍卖相比,此次拍卖成交价看似下降,但是上一次拍卖实则由于买家以高溢价的形式获得独家购买权,实际上并未进行拍卖。

而按照上述成交价计算,各家机构得出的碳酸锂生产成本为每吨43.9万元至45万元(含增值税)之间。

而截至7月14日,百川盈孚提供的价格数据为,国内工业级碳酸锂(99.2%)的市场主流成交价格46-46.5万元/吨之间,均价水平稳至46万元/吨。

国内电池级碳酸锂(99.5%)市场主流报价区间在48-48.6万元之间,均价稳至48.3万元/吨。

相当于,若锂盐企业按照上述拍卖成交价生产,和当前锂盐市场价销售,利润已经微乎其微。

而从去年pilbara开始进行锂精矿拍卖以来,也带动了澳洲当地长协价格的水涨船高,并几乎出现每个季度翻倍上涨的走势。

部分依靠长协获得锂精矿的公司,可以通过此前较低价格的原料库存,来平滑公司自身成本曲线,只是低价原料库存总有用完的一天。

接下来,随着澳洲长协价格的上调,锂精矿、锂盐价格的短暂平衡注定无法延续,只能在锂精矿降价、锂盐价格上涨的选项中,二选一。

而结合当前行业地位和话语权来看,显然是澳洲矿商更为强势。目前,业内也较看好碳酸锂等产品三季度的价格表现。

对此华西证券晏溶团队指出,“如果锂精矿拍卖价再高,那就意味着按照当下锂盐价格算,锂盐厂单吨加工利润变成不赚钱或者亏损,这肯定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锂盐厂竞拍时候,一定是比照当下锂盐价格,给自己留点可接受的利润,以此倒算能接受的锂精矿拍卖价格。”

按照该机构预判,2022q3-2023q1,下游需求旺盛,叠加备货热情高涨,锂盐价格较大概率重新开启上涨趋势。

这将再次强化上述“矿端为王”的行业盈利趋势,最受益的还是上半年弹性最好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