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青藤名校哥大为何退出2023美国最佳大学排名?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2022年07月14日 1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张雨箫
哥伦比亚大学官方宣布将退出2023《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全美最佳大学排名,其背后的原因,颇为错综复杂。

南方财经全媒体见习记者 张雨箫 上海报道

近日,哥伦比亚大学官方消息称,将退出2023《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全美最佳大学排名。一时间,这则消息传遍海内外。而其背后的原因,也颇为错综复杂。 

作为美国老牌常青藤名校,哥伦比亚大学一直是世界各地学子神往的学术殿堂。哥伦比亚大学在1988年首次亮相《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全美最佳大学排名时,就已位列18名,并且一直保持上升趋势。而在去年秋天发布的2022年度排名中,哥伦比亚大学位列第二,仅次于普林斯顿大学,与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大学等知名顶尖院校并列。

哥伦比亚大学自1988年以来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全美最佳大学排名中的位置变化

图源:哥伦比亚大学数学系终身教授迈克尔·萨迪斯对哥伦比亚大学的调查报告 

上升势头下,哥伦比亚大学却在6月30日表示,不再向此机构提供排名所依据的数据,即决定退出排名。大学管理层发言人称,官员们需要更多的时间分析数据,并解决由教职人员提出的批评意见。而其背后的更深层原因,则指向今年3月的一份调查报告。

21页调查报告揭示数据造假风波

今年3月,哥伦比亚大学数学系终身教授迈克尔·萨迪斯 (michael thaddeus)公布了一份长达21页的统计学调查报告,声称哥伦比亚大学在提供给排名机构的关键性指标数据上存在“不准确、可疑、或高度误导。” 除此之外,他也质疑了这份数百万位准大学生和父母用以参考的大学排名是否准确而有价值。

报告显示,这些误导性的数据使得本科生班级规模看起来比实际小,教学支出比实际大,教授平均学历比实际高。而这些项目,都是《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大学排名的重要依据。

在学历方面,哥伦比亚大学称其100%的教职员工拥有在该研究领域内的“最高学位”(terminal degrees)。但通过研究哥伦比亚学院网站上列出的 958 名全职教师的名单,萨迪斯得出,其中有66位的最高学历是学士或者硕士,甚至有些并没有获得在他们所教授领域里的学位——包括他自己。萨迪斯称,在通过博士论文答辩后,他从未正式参加过哥伦比亚大学向他授予学位的仪式,但也被算为“最高学位获得者”中的一员。 

不过,这其中也包括了一些没有“最高学位”的杰出学者,比如土耳其作家、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奥尔罕·帕慕克,他的最高学历是伊斯坦布尔大学的文学学士学位。对此,哥伦比亚大学官员在接受采访时称,这个100%的比例是四舍五入后计算出的。在文学等领域,博士及以上学位可能并不是必须的,而在决定何为“领域内的最高学位”时,大学也有自己的评估。

此外,排名中显示,哥伦比亚大学的课堂里,82.5%的班级是20人以下的“小班”。这个比例在所有排名前列的大学中是最高的。然而,萨迪斯通过查看班级花名册和计算,认为这一比例应在62.7%到66.9%之间。同时,他通过公开数据,计算出哥伦比亚大学的师生比应在1:8至1:11之间,远低于排名中显示的1:6。但哥伦比亚大学官员认为,如果算上所有的兼职教师,这个比例应该比1:6更低。

在财务方面,萨迪斯认为哥伦比亚大学每年31亿美元的教学花费“庞大得难以置信”,这个金额超过了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每年教学花费的总和。他说,哥伦比亚大学似乎将对患者的医疗护理包括在了支出中,而在同一城市的纽约大学并没有这样做。媒体评论称,哥伦比亚大学的官员基本上证实了他的分析观点。他们表示,该大学中有近 4000 名医学领域的全日制学生,在他们的生活中,教学和医疗护理经常同时发生。

但对学生来说,这样庞大的教学花费似乎只是一个冰冷的数字,与他们平时享受到的福利有着割裂般的差距。从去年11月底开始,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人员与博士学生们开始长达两个半月的罢工和罢课。这是该大学在2021年来的第二次罢工活动,主要由第一次罢工后,工会与学校双方合同谈判失败导致。学生和研究人员们希望更高的工资和更多的医疗保障,包括牙医与眼科,以及严查在工作场合中的性骚扰事件。该罢工在次年1月8日经双方达成新的用工协议而结束。 

批评丑闻不断,为何人们依旧热衷于大学排名?

排名是许多想要去高校深造的高中生和本科生非常重视的依据。大学校长也会担心由于学校的排名下降,无法吸引到优秀的人才和损害学校的声誉。除了《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外,泰晤士高等教育大学排名(the)、qs世界大学排名等也都是热门排名机构。而在近几年,越来越多的批判者表示,排名不是唯一的评判依据。它缺乏公平性,过于强调大学的财富与声望,且许多指标数据例如班级规模和教学支出等,均可以伪造。在中国,也有许多学生戏称qs世界大学排名为“qs娱乐榜”。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从1985年开始制作大学排名,通过17个不同的参考标准对大学进行打分,其中,毕业率与不转学率、本科学术声誉和教师资源为重头,各占了20%。而财政资源(即对每个学生的平均支出)则占了10%,校友捐赠率占3%。这些数据的来源,除了学术声誉由同行评估外,其他均由各个大学自行上报,机构只负责真实性评估。

萨迪斯在其发布的调查报告开头,引用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前院长科林·戴弗(colin diver)质疑《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大学排名的一段话:

“排名为操纵数据和扭曲制度的行为提供了强大的动机,其唯一或主要目的,就是夸大自己的分数。由于排名严重依赖未经审计的、自行报告的数据,因此没有办法确保信息的准确性或排名结果的可靠性。”

大学在排名中进行数据造假并不是一件新鲜事。去年,外媒曾爆出天普大学商学院的一位前院长在 2014 年至 2018 年期间,通过数据造假来提高学校的全国排名,并增加收入。随后,他被判有罪。在那段时间,该校的在线工商管理硕士项目被《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评为全国最佳。今年,由于五年前的数据不准确,南加州大学将其教育学校从《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排名中撤出。多年来,爱奥那学院、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埃默里大学等其他学校也都有被发现伪造或篡改数据,并被移出排名。

不过,似乎学生们并不在乎这些风波。一位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的新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学校在全球的声誉还是比较有根基,不管退出排名与否,短时间内不会影响自己的未来发展。而其他排名,如qs, 泰晤士等,并没有发生类似事件,所以依旧不会对自己的择校和学习造成太大变化。

而另一位新生在采访中称,排名对她来说是非常主观的感受。私立大学需要用排名来得到赞助和名誉支持,但学术界并不应该以此为傲:“退出排名在我看来,不仅是(对待质疑的)暂缓举措,也有一点‘反抗’的微妙意味。”

事已至此,未来哥伦比亚大学是否会回归排名,排名又将如何变化,都并没有一个绝对的结论。但或许,当企业不再追求“名校光环”,人才政策不再以学校排名为标准,人们对大学排名的热衷才会渐渐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