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财快评:斯里兰卡危机的原因在于脆弱单一的国民经济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2022年07月13日 20:53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张谦和,施兰茶

总统府被示威者攻占近3天之后,斯里兰卡于今天正式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其实斯里兰卡正深陷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已经有半年了。7月5日,总理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宣布“国家破产”,正式宣布斯里兰卡成为疫情爆发以来全球首个“暴雷”的国家,从而触发了大量陷入食品危机的抗议者全面进行抗议。

当前,斯里兰卡外债总额达510亿美元,而其中70亿美元为2022年到期。面对巨额债务,斯里兰卡政府2022年4月12日宣布停止偿付一切政府债券,并寻求债务重组。

同时,斯由于外汇储备枯竭,无法保障基本进口物资供给,导致粮食、燃油、电力、医疗用品等物资短缺,并催生严重通货膨胀。而经济危机又引发政治动荡、社会动荡,多地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游行。7月10日,抗议民众甚至围攻冲击总统、总理官邸。今天,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和总理维克勒马辛哈已经正式离开科隆坡。

虽已仓皇出走,但是总体而言,之前斯里兰卡政府一直在谋求脱困。直到今天斯政府仍在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紧密磋商,并计划求助主要债权国。目前看,各国纾困贷款及援助均难以缓解其国内高通胀、物资短缺等迫在眉睫的问题。

在新冠肺炎疫情、乌克兰危机等外部冲击叠加作用下,斯里兰卡资不抵债最终导致经济崩溃。侨民汇款、纺织服装出口、旅游业收入是斯主要外汇来源。但在疫情背景下,三大创汇来源同时歇火,再之乌克兰危机引发能源、粮食价格暴涨,斯里兰卡外汇收支陷入危机:2020年、2021年其国际收支分别为负23亿美元、40亿美元均创其新世纪以来新低。

面对危机,拉贾帕克萨政府采取激进政策缓解下行压力,但结果却适得其反,反而加速危机。2019年的系列恐怖袭击严重冲击斯旅游业。为刺激出口并稀释国内债务,斯政府大肆降息印钞。但陡然上升的流动性不仅导致高通胀,还引发斯里兰卡卢比严重贬值,大幅提高斯外债负担和进口成本。同时,由于预见到外汇危机,斯政府为节约外汇开支,早在2020年3月就出台系列进口禁令,先是暂停汽车、手机、电视、洗衣机等机电产品进口,4月又限制进口大米、面粉、糖服装产品等生活必需品。

值得注意的是,拉贾帕克萨政府2021年4月甚至出台法令,实施“有机农业”,全面禁用化肥、杀虫剂、除草剂等化工农资。有分析认为,通过这一禁令可节约斯4亿美元左右的外汇储备。然而,禁用化肥、农药直接导致斯稻谷、茶叶大幅减产,使依赖出口农产品维持国际收支平衡的斯里兰卡雪上加霜。

然而,这场危机的原因在于斯脆弱单一的国民经济,及其为转变这一结构而进行的高强度投资。斯是以农业和旅游服务业为支柱的发展中国家,自身造血能力不足,高度依赖外资和外需。同时,旅游业、侨汇收入与制造业相比,更为多变不稳。

斯政府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提升宏观稳定性,多年来高强度投资基础设施、工业产能,甚至举债发展制造业。然而,经过一段时间高强度投资,虽然斯基础设施建设初具规模,并且初步形成了纺织成衣等中低端产能,但由于原材料、设备均高度依赖进口,且低端制造利润偏低,无法创造稳定现金流,也无法赚取足够外汇平衡前期投资开销。而公路、铁路、港口、机场等大基建项目本身存在前期投入大、资金回笼时间长等特点,使斯极易陷入“投资-偿债”的脆弱周期中。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一个黑天鹅事件就足以使斯陷入资金链断裂、入不敷出的窘境,遑论几个黑天鹅事件共振叠加。

回看斯里兰卡的经济崩溃历程可知,除少数自身基础相对较好的国家外,大部分发展中国家推进基建、发展制造业近乎从零开始,发展初期往往陷入举债投资压力陡增,但短期又难以得到回报的尴尬境地。

(施兰茶系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印度研究所特聘研究员,张谦和系南亚问题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