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来新突破!中国重症肌无力患者迎来全球重磅创新药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2022年06月15日 20:56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季媛媛
在第九个重症肌无力关爱日到来之际,全球首款fcrn拮抗剂efgartigimod成功落地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成为我国三十年来重症肌无力药物的新突破,改写国内重症肌无力治疗格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季媛媛 上海报道  每年6月15日是重症肌无力关爱日。在第九个重症肌无力关爱日到来之际,全球首款fcrn拮抗剂efgartigimod成功落地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以下简称“乐城先行区”),成为我国三十年来重症肌无力药物的新突破,改写国内重症肌无力治疗格局。

重症肌无力(myasthenia gravis,mg)是一种罕见的、慢性自身免疫性疾病,由神经-肌肉接头传递功能障碍引起,病程长、难治愈、易复发,2018年已被纳入我国《第一批罕见病目录》。在中国,重症肌无力的发病率约为0.68/10万人年,据估计,我国至少有20万名重症肌无力患者。女性发病率高于男性,且以青壮年为主,许多患者首次发病多见于黄金年龄,四分之一的患者在19岁之前首次出现症状,一半以上患者在30岁前出现症状。由于症状控制不佳,重症肌无力会严重影响患者日常生活和工作,严重损害活动能力和生活质量,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负担。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赵重波教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等指出,重症肌无力患者疾病管理难度大,临床上有部分患者因药物疗效、耐受性和使用禁忌、药物可及性不佳等问题导致症状控制不佳且反复波动,也会因长期使用免疫抑制药物而饱受副作用困扰。此外,因重症肌无力患者个体化差异较大,病程进展不同,临床上存在一定比例难治型患者以及潜在发展为危象的患者。

“目前用来治疗重症肌无力的药物主要包括免疫抑制剂、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血浆置换、抗cd20单抗以及胸腺切除等抑制或调节免疫系统。其中,糖皮质激素、免疫抑制剂这两类药物都是有一定的副作用,长期使用病人可能会受到影响。血浆置换要经过体外循环,还会带走一部分人体有用的大分子的蛋白质,包括igm、iga、igg,可能会对于固有免疫系统产生影响。免疫球蛋白虽然比较安全,但是价格比较贵,而且需要长期用药患者难以承受。”赵重波说,尽管现有重症肌无力的治疗方案有了不少选择,但仍存在诸多挑战亟待解决。

重症肌无力诊治面临三大痛点

由于症状控制不佳,重症肌无力会严重影响患者日常生活和工作,严重损害活动能力和生活质量,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负担。据估计,超过85%的成人型重症肌无力患者在发病18个月内会进展为全身型重症肌无力,不同程度地影响患者的眼球运动、吞咽、言语、活动和呼吸功能,导致明显的肌无力甚至危及生命。

另有调研报告显示,相较于美国,中国重症肌无力患者确诊更为迅速、发病年龄更为年轻,但整体生活质量及日常活动能力水平明显更低。由于症状控制不佳或长期使用激素及其他免疫抑制剂的副作用,重症肌无力会严重影响患者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严重损害患者活动能力和生活质量,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负担。《中国重症肌无力患者健康报告2022》显示,有30.6%的成年患者生活不能自理或未就业。

在谈及重症肌无力诊治痛点时,赵重波介绍,根据真实临床实践情况来看,当前重症肌无力患者主要面临三大痛点:

一是,依然有15%-20%患者对现有治疗反应不好,这部分患者被称为难治性的重症肌无力患者,而这也是临床医生面临的一大挑战;

二是,在全身性的重症肌无力中有20%的人群,可能会出现重症肌无力危象,也就是该疾病最严重的状态,患者会出现呼吸衰竭的情况,而危象在全球的死亡率波动在3.5%-11%之间;

三是,当前,重症肌无力最常见的治疗方案是以胆碱酯酶抑制剂改善症状,糖皮质激素、免疫抑制剂、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血浆置换、抗cd20单抗以及胸腺切除等抑制或调节免疫系统。尽管现有的方案提供了不少治疗选择,重症肌无力的治疗依然存在挑战。

总体上来说:重症肌无力患者疾病管理难度大,临床上有部分患者因药物疗效、耐受性和使用禁忌等问题症状控制不佳且反复波动,患者长期以来饱受药物副作用困扰。此外,因重症肌无力患者个体化差异较大,病程进展不同,临床上存在不少难治型患者以及潜在发展为危象的患者。因此临床上亟需起效快、疗效持久、安全性优的基于高级别循证医学证据支撑的创新治疗方案。

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此次成功在乐城落地的新药efgartigimod是一种针对抗体介导自身免疫疾病的、高度靶向免疫球蛋白(igg)的新型治疗药物,通过其独特的作用机制能安全快速清除体内的致病性igg抗体。作为一种安全有效的新型治疗手段,去年12月,全球首款fcrn拮抗剂efgartigimod在美国获批上市,成为全球首个且目前唯一获批的fcrn拮抗剂,也是首个获批的通过内源性减少致病性抗体而专门治疗全身型重症肌无力的疗法。

海南省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主任黄仕雄教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等介绍,efgartigimod这款全球首创新药引入乐城,已经成为我国三十年来重症肌无力药物的新突破。作为一种罕见病,重症肌无力的治疗涉及到多个学科,为了患者能够顺利且安全地接受新药治疗,我们已经成立了包括神经内科、急诊科、icu等在内的专门医疗小组,并联合国内神经内科领域知名专家建立了专门的远程多学科会诊机制,最大程度保障重症肌无力患者就医质量。

创新药借政策东风加速落地

近几年来,国家对罕见病防治的支持力度不断加大,出台了一系列罕见病相关政策,罕见病的诊断和治疗有了明显改善。特别是在国家先行先试政策支持下,乐城先行区成为全球罕见病创新药物在中国市场的展示窗口。而作为海南自贸港建设的重点园区,目前乐城先行区已经基本实现了国际创新药械的同步引进和药物可及。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早在2020年4月,乐城先行区就建立了罕见病中心,整合岛内岛外专家资源,联合公立医院等持续为罕见病患者提供医疗服务,并进一步探索解决罕见病群体在诊断、治疗和用药可及性等方面的难题,推动更多国际创新药械进入中国。截至目前,乐城先行区进口特许药械品种已经突破220例,其中也包含用于治疗罕见病的各类新药,可以说乐城已经成为全国罕见病创新医药的治疗中心。

赵重波介绍,在包括efgartigimod在内的创新产品进入国内后,对疾病治疗格局的影响体现在三方面,一方面,纯粹从疾病本身来讲毫无疑问给医生提供了一个新的治疗武器,能够帮助对其它治疗效果不好的病人,另外帮助有一定经济条件使用这种药物,而不想使用激素或者其它潜在副作用免疫抑制剂的这部分患者提供了新的治疗手段。

另一方面,带有高级别的循证医学的新药进入中国市场以后,在鲶鱼效应之下会带动国内的研究机构、药企更加关注这个疾病,进一步研发治疗这一疾病的药物。所以,新药进来后所带动的其实不仅仅是现有的治疗格局改变,而是对未来这个疾病的更多新药的研发其实是注入了活力。

“此外,由于新的治疗药物出现了以后药企推动了相关疾病的学术方面的发展。当前可见,每年有关重症肌无力研究文章比原来明显多了很多,这就是说,新药成功以后会带动这个疾病领域的研究,也就会带动更加创新的药物的研发,从而给这个疾病的治疗带来更多的武器。”赵重波说,在安全性、耐受性、疗效都没问题的情况下,后续推动药物价格和可及性也成为业内聚焦的重要目标。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使用efgartigimod的患者一定要在海南进行药物使用,这也是由于efgartigimod属于针剂,按照国家的规定无法离岛,患者需要每周注射一次,在海南治疗四周。

至于efgartigimod在国内明确的上市进展,再鼎医药首席商务官兼大中华区总裁梁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等透露,目前会遵循国家药监局及海南省药监局的相关规定,在海南乐城先行区使用先行先试产品的患者,收集真实世界中安全性、有效性、依从性的数据,获得更多中国人群用药数据。而后续也希望尽快地向国家nmpa递交上市申请,早日进入审评的通道。

在谈及后续产品定价的问题时,梁怡指出,企业会结合中国患者的特点及市场需求在国内完成定价策略,为中国寻找到合适的价格策略。同时,除了医保目录的谈判之外,也会考虑商业保险的运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