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第四家数据交易公司成立 数据交易2.0时代下谁主沉浮?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2022年06月12日 22:07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翁榕涛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 翁榕涛 广州报道

6月9日,广州数据交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数交公司)于广州南沙正式揭牌成立,这也意味着广东迎来了第四家国资背景的数据交易公司。

资料显示,广数交公司由广州交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交易集团)和广电运通金融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电运通,002152.sz)共同出资设立,分别占股70%和30%。

抢滩数据交易赛道,北上广深各地已经争相入局。

据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已经有超过30家数据交易中心成立,大多数省份仅有1家,但广东、湖北、山东则有4家,重庆、北京、上海等地也有2家以上。

广数交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致力于成为一家具有广州国资特色的数据交易专业服务公司,探索数据开发利用场景、挖掘数据蕴藏价值、创造数据要素经济价值、激活数据要素市场,为省级数据交易所建设做好准备。”

拟建成大湾区数据交易枢纽

总体来看,目前国内数据交易所普遍采用国有资本入股、政府指导、市场化运营的方式,这种方式既可以发挥政府政策和资源优势,有利于保障数据的权威性和安全性,也能够确保市场化机构的参与积极性。

启信宝显示,从广数交公司的股东背景来看,广州交易集团由广州市人民政府全资控股,而广电运通作为广州国资背景的上市公司,由广州无线电集团持股51%,后者同样由广州市人民政府和广东省财政厅全资控股。

据了解,广数交公司主营业务覆盖数据交易、数据产品开发、数据服务、数据处理和存储支持服务、区块链技术、数据资产托管、数据资产金融服务以及其它数据增值服务等领域。

当前,在数字经济的背景下,各地纷纷建立数据交易机构。仅在广东已经有3家先行成立,广数交公司具备哪些优势?

广数交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一是广州领先的数字经济赋予了战略优势。广州拥有高价值的海量数据、高集聚的数字产业、多样化的应用场景等优势,数据产业生态繁荣,市场供需旺盛;二是广州交易集团拥有成熟的要素平台运营和数字化经验。在建设工程招投标、自然资源交易、碳排放权交易、药品采购等多领域长期服务全省乃至全国。”

据了解,广州交易集团旗下的广交易平台积累了工程、采购、医药等领域的交易数据,建成行业内首个公共资源交易区块链平台,吸纳了全国80多个地市公共资源交易平台,聚集上下游企业超过10万家。而广电运通具备丰富的数字政府、金融科技、轨道交通专用系统等多行业多产品服务经验,能够为客户提供大数据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的解决方案以及各种智能终端设备。

2020年广东省数字经济增加值约5.2万亿元,占gdp比重46.8%,规模居全国第一。但是也要看到,和北京、上海、深圳、武汉、贵州已建成数据交易中心相比,广州尚未建立数据交易平台,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还需进一步完善。

今年3月,广电运通董事长黄跃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广州建设数据交易所,从统一计算平台到统一数据平台,改变过去不同部门各自报计划、各自建设的情况,打破‘信息孤岛’,实现数据确权和分类分级管理、畅通数据交易流动、实现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合理分配数据要素收益,促进数据要素价值转化与增值,建好数据交易的技术基础设施。”

6月1日,《广州市数字经济促进条例》正式施行。该条例是国内出台的首部城市数字经济地方性法规。广州市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副局长梁文谦指出,广州将在“管好”数据、“用好”数据、促进数据流通交易上下功夫,培育数据要素交易市场,打造更具有广州特色的数据交易新生态、新模式。

记者了解到,聚焦当前数据交易市场突出问题,未来广数交公司将在以下几个方面发力:制定数据交易规范,鼓励推动公共数据、社会数据在确保安全、权益保障的前提下进场交易;大力推动整合政务数据、公共数据等优质数据资源,充分挖掘数据应用场景;创新数据交易模式,提供灵活先进的交付方式;提供数据资产确权登记、合规咨询等专业服务等。

数据交易所步入2.0时代

信息时代,数据成为重要生产要素,被誉为“新黄金”、“新石油”。2021年至今,受到数据要素相关政策的推动,北京、上海、深圳、重庆、合肥等地陆续筹建数据交易中心,形成了一波建设浪潮。

2021年3月成立的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被业界视为开启全国数据交易所2.0时代的标志性机构。

北京国际数交所采用“数据可用不可见,用途可控可计量”新型交易范式,并成立了全国首个国际数据交易联盟,涵盖交易主体、交易客体、相关服务单位等全要素市场参与方,目前已入驻100多家单位。

去年11月成立的上海数据交易所则首提“数商”概念,即数据交易主体、数据合规咨询、质量评估、资产评估、交付等都是数商的组成,首批签约“数商”为100家,包括如国网上海电力、中国东航等数据交易主体,富数科技、优刻得、星环科技等交付类企业,以及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

截至目前上海数据交易所已受理挂牌和完成挂牌的数据产品约100个,涉及金融、交通、通信、产业等八大类。

广东虽然尚未成立省级数据交易所,但已有4家数据交易公司“摩拳擦掌”正在相互竞争。今年3月印发的《广东省数字政府改革建设2022年工作要点》提到,广东将依托现有交易场所建设省级数据交易所,搭建数据交易平台,支持深圳市探索开展数据交易。

上海数据交易所副总裁卢勇指出,是否适合建立数据交易所,跟地域性有一定关联。经济越发达的地区,数据资源越丰富。

除了广数交公司以外,广东目前还有3家数据交易公司,分别是深圳南方大数据交易有限公司、深圳数据交易有限公司、华南(广东)国际数据交易有限公司(下称“华南数交公司”)。

深圳交易集团分别持有南方大数据交易公司、深圳数据交易公司70%、36%的股权,其中南方大数据公司成立于2016年,深圳数据交易公司则成立于2021年12月,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李红光,二者都可能成为深圳数据交易所的主体公司。

2021年11月,华南数交公司揭牌落户佛山市南海区,由广东省交易控股集团联合中航云软件(广州)有限公司、佛山市南海区大数据投资建设有限公司、睿至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成立。

华南数交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谢江涛介绍,公司以发展数据经济创新应用为技术核心,搭建融合资讯、技术、市场、服务以及交易于一体的全方位数据要素交易平。同时,致力于不断探索数据交易模式、提高数据要素市场配置效率、助力数据经济基础设施建设,提供数据资产管理与运营、数据治理与流通等服务。

一个省份是否有必要成立多家数据交易公司?针对这一问题,西安未来国际信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茜提出,“当前,全国多地都在建数据交易中心,已经有30多家,有的一个省份就建了好几家,功能定位不清,造成数据资产碎片化、孤岛化,发展规范问题却日益突出。”

有专业分析人士指出,数据交易公司“遍地开花”,一方面会导致数据交易所存在服务半径小、同质化竞争严重的问题,同时由于目前缺乏统一的数据要素市场规则,各交易所之间可能构建自身的竞争壁垒,难以实现规模化发展。

也有数据交易平台人士对此表达忧虑。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首席专家郎佩佩指出,应从国家层面统筹考虑数据要素市场的推进和数据交易场所的建设,强化数据交易场所准入机制和数据交易平台的准入机制,防止各类数据交易平台遍地开花、野蛮生长,形成新的数据割据局面。

诸多发展痛点待解 

2015年贵阳成立了全国首家大数据交易中心——贵阳大数据交易所(简称“贵交所”),中国场内数据交易开始出现。但在接下来的数年时间中,无论是数据的场内交易还是场外交易,都面临着诸多难点,比如场内交易的活跃度,场外交易的安全监管等。

目前来看,相比于数据交易所开设的轰轰烈烈,其交易市场情况仍处于起步阶段,交易规模仍比较小,参与市场主体数量比较少,运行效果和市场口碑仍有待提高。

成立之初,时任贵数所执行总裁的王叁寿就预计,未来3-5年贵数所的日交易额将会达到100亿元,预计将诞生一个万亿元级别的交易市场。然而,数年过去,贵数所的交易额目标大幅降低,从“日交易额100亿元”逐渐变成“全年力争突破亿元”。

今年5月贵数所首次对外发布数据交易规则,并升级交易平台,新平台上线后集聚数据商213 家、上架产品 283 个、交易 59 笔、交易金额达4095万元。

数据交易可以简单分为确权、定价、交易3个环节。但有企业反映在第一个环节就面临权属不清问题。如何明确数据交易的权利、怎么给企业数据估值,是影响许多企业参与其中的两大难题。

以数据的定价为例,此前数据交易的定价缺乏一个公允的标准,主要以经验判断为主,难以进行标准量化。

过往的数据交易所,主要扮演一个“撮合交易”的角色,即作为交易中介撮合数据供需双方,但数据资产不同于一般商品,在这种交易方式,不仅数据资产的质量难以保障,而且还可能存在泄露风险,这也要求2.0时代下数据交易所要寻求新的交易方式,将数据交易覆盖到交易前、交易中和交易后的整个交易生命周期。

据了解,北数所也在交易模式上寻求新的突破,试图引入更多第三方机构提供不同的数据服务,比如做数据质量管理,以及做数据定价的公司。

有数据公司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数据交易市场整体规模已达数百亿,但交易量基本集中在场外,比如现阶段仅商业银行每年的数据采购金额就超过百亿元,”

与此同时,《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等的出台,重点打击了非合规的数据交易产业链,使得数据交易市场整体往合规化发展。

上述数据公司人士指出,“相比于技术方面的难题而言,目前数据交易要从场外转向场内,更多地需要数据交易所对一些交易规则、交易模式进行充分验证,以及在数据确权、交易和安全流通方面,构建成熟统一的标准体系,便于市场主体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