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前虚开819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双乐股份被追缴税款逾1400万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2022年06月12日 22:07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韩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韩迅 上海报道

6月12日晚,双乐股份(301036.sz)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国家税务总局泰州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税务处理决定书》。

原因是,根据江苏省高邮市人民法院“上海捷禄金属贸易有限公司、张夏鑫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一审刑事判决书”,上海捷禄金属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捷禄公司”)于2013年11月至2015年4月期间,在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由第三方黄绍凯(已判刑)向双乐股份销售铅锭,以支付票面金额6.3%-6.7%开票费的方式,由上海捷禄公司向双乐股份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819份,金额合计约7776.56万元,税额合计约1322.01万元,价税合计约9098.57万元。

上海捷禄公司开具给双乐股份的819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已在2013年12月-2015年5月期间认证抵扣,这819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已作为报销凭证计入原材料科目,于企业所得税税前列支成本7776.56万元。

资料显示,双乐股份是2021年7月29日在深交所挂牌上市的,公司主营业务是“酞菁系列及铬系颜料的研发、生产、销售,产品用于油墨、涂料和塑料等领域的着色。”

由此可见,虚开的819份增值税专用发票是发生在双乐股份上市之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拿到的《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显示,其发布时间为2019年11月20日。

该裁定书明确显示“2013年至2015年,黄绍凯向高邮市鑫能电源有限公司(下称鑫能公司)、浙江汇同电源有限公司(下称汇同公司)、江苏双乐化工颜料有限公司(即双乐股份的前身)销售铅锭,以支付票面金额6.3%至6.7%开票费的方式,让上海捷禄金属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禄公司,已判刑)为自己向上述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被告人丁照虎系捷禄公司业务员,在明知没有发生真实业务交易的情况下,应黄绍凯要求,在捷禄公司实际经营人张夏鑫等人(已判刑)指使下,采用虚构购销合同、邮寄增值税专用发票等方式,参与向鑫能公司、汇同公司、双乐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2132份,虚开税额合计人民币34900753.72元。”

但是,双乐股份的招股说明书中并没有披露此事。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拿到的江苏省高邮市人民法院“上海捷禄金属贸易有限公司、张夏鑫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被告人张某某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其与温某是捷禄公司的实际经营人,其占70%的股份,温某占30%的股份。捷禄公司与汇同公司、双乐公司、鑫能公司无真实业务往来,其也不认识三家公司的人,公司开具给上述公司的发票都是业务员丁某跟黄某某谈,收取票面金额6.3%、6.5%、6.7%点数虚开发票。黄某某没有挂靠捷禄公司,其与黄某某是通过丁某介绍认识,丁某跟黄某某谈好虚开发票后向其和温某报告,其与温某商量觉得可以做,才同意丁某的报告。丁某拿他所做发票业务利润13%的提成。”

该判决书显示,开发票的流程为“先是受票公司的人联系黄某某,确定货物的单价、数量,谈好后黄某某将情况告诉丁某,丁某将其公司跟受票公司的合同做好,盖好公司印章,传真给受票公司盖章后将合同传真回到捷禄公司,之后受票公司按照合同上的货款将资金打到捷禄公司银行账户上,由捷禄公司出纳王某甲向其和温某汇报后将资金打到裘某的个人银行账户上,再转到徐某甲的个人银行账户上,最后扣除开票费后由王某甲将资金打到黄某某提供的个人银行账户上。操作完资金后,丁某再找公司的财务将增值税专用发票开出来,将发票快递给受票公司。”

由此可见,是受票公司先联系的黄绍凯,而受票公司就包括双乐股份。

在上述判决书中,证人赵某(双乐公司采购主管)的证言,证实双乐股份“购买铅锭业务是其与黄某某谈的,其提出合作必须要有三证,后黄将捷禄公司三证传真至其单位。其与黄某某谈好具体铅锭单价和数量后,黄某某让其与丁某联系合同及发票的事情,丁会将合同做好传真过来,其再盖章传真过去。一般货到就付款到捷禄公司账户,如当天未付款,黄某某会来电话催款。发票通过快递寄过来其交公司财务入账。”

根据相关规定,上海捷禄公司开具给双乐股份的819份增值税专用发票所载进项税额1322.01万元不得从销项税额中抵扣,因此国家税务总局泰州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追缴双乐股份1322.01万元,同时追缴公司城市维护建设税合计66.10万元,追缴公司教育费附加合计39.66万元,追缴公司地方教育附加 26.44万元。

本次补缴税款预计将减少双乐股份2022年上半年度净利润约1454.22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归母净利润的15.26%。

在双乐股份的股吧里,投资者对此议论纷纷,有人直言,“有这么大的问题,怎么上的市?如果这都不追究,给股民一个交代的话,还怎么玩?”

为了了解双乐股份究竟是否了解此事,6月12日晚,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拨打了双乐股份董秘杨汉栋电话,但是无人接听。随后记者给其发去了采访短信,但是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其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