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期美债收益率重返3%上方,巨大分歧之下后市如何演绎?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2022年06月10日 21:05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吴斌
后市迷雾重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吴斌 上海报道

随着市场对欧美紧缩货币政策的预期再度升温,美债重拾跌势,收益率也从5月的低点反弹。

与今年早些时候美债收益率势如破竹、一路狂飙不同,如今10年期美债收益率虽然在3%以上的高位,但上行道路遇到了更大阻力。

需要注意的是,对经济增长的担忧曾在5月份令美债市场开启反攻,5月也是2021年11月以来美国国债首个实现正回报的月份,彼时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3.2%的高位回落至2.7%。但本月10年期国债收益率有所反弹,在3%左右窄幅波动。

目前市场正在激辩下一步美债市场的大趋势,未来市场可能会出现两种极端情况之一:高烧不退的通胀可能导致新一轮债券抛售,美债收益率再度狂飙;或者经济衰退风险推动美债持续上行,收益率向低点回归。

美债收益率低位反弹

随着市场对紧缩货币政策预期升温,美债收益率已经从5月的相对低位反弹。6月10日,2年期美债收益率已突破至2.86%,创下2018年以来新高。另一方面,尽管10年期美债收益率重回3%上方,但距离5月9日触及的三年半高点3.203%仍有差距。

柏治资本创始人、投资经理李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美债收益率上行主要受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的影响,今年以来美国一直面临较大的通胀压力,美联储快速收紧货币政策,由此也导致美债收益率快速上行。

另一方面,美债收益率近期也受到了欧洲央行加速转向鹰派的提振。6月9日欧洲央行正式公布了接下来货币政策紧缩路线图,打算在7月份的下次政策会议上将关键利率提高0.25个百分点,并在9月份再次加息,加息幅度可能超过25个基点。欧洲央行还表示,将在7月1日结束大规模债券购买计划。

由于市场对央行政策紧缩力度的预期上升,欧美债市也双双下跌,收益率再度上行。货币市场首次押注欧洲央行到年底会加息150个基点,这一定价暗示未来四次政策会议将有两次加息50个基点、两次加息25个基点。

此外,美联储也将于下周公布利率决议,加息50个基点已成定局。市场还预计美联储在7月会议上大概率也将加息50个基点,甚至9月再度加息至少50个基点的概率也高达近80%。

随着央行鹰派加息预期再度升温,10年期美债收益率已重回3%关口上方,部分业内人士也再度担心美债收益率上行和美元走强的阴霾可能重新笼罩市场。

新兴市场压力几何?

对于新兴市场而言,年内一路飙升的美债收益率和美元成了压在头顶上的大山。

国际金融协会(iif)本周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外资连续第三个月流出新兴市场,持平2016年2月止连续三个月的流出纪录。具体来看,今年5月外资净流出49亿美元,而去年5月为净流入228亿美元,过去三个月新兴市场外资净流出总额为173亿美元。

目前新兴经济体债务规模已升至历史高位,部分美元负债占比较高的新兴经济体面临债务负担加重、债务违约等风险,债市风险可能与资本外流、汇率和股市波动等相互交织,使得金融脆弱性进一步提高。

前美国财政部国际事务助理部长、国际金融研究所执行副总裁clay lowery警告称,美国一直是被视作安全的避风港,随着美联储加息和市场利率的上升,更多的资本可能流入美国,这可能对新兴市场造成进一步损害。

不过,中国在新兴市场中表现却相对不错。iif数据显示,5月外资净流入中国市场47亿美元,其中20亿美元投资于债务,27亿美元投资于股市。

李根对记者分析称,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对中国债市影响有限,中国货币政策更多是以我为主,独立性较强,中美两国经济和货币周期并不一致,中国货币政策仍处于宽松周期中。中国债市走势主要取决于经济基本面,未来疫情影响有望逐步弱化,经济逐步恢复,随着融资需求恢复,将会引发债市调整,但这种调整并不是货币政策收紧导致的,而是融资需求的上升,是经济复苏的体现。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货币政策分化,中美利差今年也罕见地出现倒挂。对此李根表示,中美利差倒挂在一定程度上会制约中国货币政策空间,但剔除通胀影响的实际利率,中美仍有一定利差空间,且随着美国中期选举临近以及美国经济增长趋弱,美联储收紧货币的持续性仍有待观察,目前看中美利率倒挂对国内货币政策影响有限。

后市迷雾重重

在美债收益率反弹之际,市场对后市的分歧也在扩大。

以桥水基金为代表的美债看空派预计,随着通胀顽固不下,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会跃升至4%。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首席投资策略师rebecca patterson预计,2022年债券大抛售还远远没有结束,所有迹象仍然表明通胀将顽固难除。“鉴于我们对通胀和美联储政策紧缩的看法,我们认为10年期美债收益率有可能进一步上涨,不排除收益率达到4%甚至更高。”

桥水更是直接通过做空欧美公司债来挥舞空头大旗。桥水联合首席投资官greg jensen表示,桥水之所以选择做空欧美公司债,是因为公司认为通胀将比美联储预期的更为根深蒂固,而这最终将迫使美联储加快加息步伐。

另一方面,美债多头也有自己的理由。根据渣打等机构作出的预期,如果美国出现经济“飓风”,那么美债收益率可能会回落至2.25%左右。持有这种观点的市场参与者虽然相对较少,但一旦成为现实,市场大概率也将陷入动荡。

德邦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芦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其实分歧的核心在于通胀与经济风险的兑付顺序,若通胀先失控,则美债利率飙升;若通胀回落则兑现经济衰退风险,美债利率或大跌。

目前美国企业以及投资者正深陷于经济不确定性之中,通货膨胀率保持在四十年高点附近,而一些不祥迹象却同时显现:消费趋于疲软,疫情增加了全球滞胀危险。美联储未来是会持续大力加息抗通胀?还是会因经济衰退担忧放缓紧缩步伐?

关键的问题在于,美联储自己对未来也几乎一无所知。史无前例的供给侧压力给美联储带来了数十年来最严峻的政策挑战,高通胀已经成为巨大问题,即使是美联储自己也不知道未来会走向何方,只能根据接下来的经济数据来小心翼翼地决定货币政策。

芦哲分析称,假定近期通胀不超预期,则美债利率短期(到7月底)将维持震荡,难破3.2%的年内高点。但8月开始通胀大概率回归上行轨迹,同时市场交易美联储9月加息50基点,需要警惕美债利率突破3.2%的前高。

展望未来,芦哲对记者表示,美联储是影响美债走势的中间变量,核心还是通胀风险。若通胀失控风险增大,无论经济是否衰退,则美联储将维持甚至加大当前紧缩力度,直至通胀问题被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