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经济观察丨快递业“最后一英里”的复古潮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2022年06月10日 16:15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李秀卿

下楼取快递时,出现在你面前的很可能是一辆脚踏车。起初你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然而仔细一看,确实有脚蹬,也有链子。快递小哥把包裹递给你,然后骑上车继续蹬,很快就走远了。

回到家打开包裹,看到订单上写了一句话:该包裹使用人力自行车配送,感谢您为气候保护做出的贡献。 

人力时尚

欧洲有越来越多的公司用人力驱动的脚踏车送货,即人力货运自行车。这种自行车像我们熟悉的人力三轮车的升级版,通常有四个轮子,也有的款式是两个或三个轮子,前后都可以载货。

这是城市里一道特别的风景,让人回想起小说里上世纪20年代的伦敦街头,那时的人力三轮车是一种受欢迎的交通工具,即使是新潮的女性也愿意骑上一骑。 

这种复古潮正在布鲁塞尔涌现出来,人力货运自行车正在快递业最后一英里中发挥越来越多的作用。以前这个城市只有千分之一的包裹通过自行车运送,但现在这个比例变成了十倍。

1%仍是一个很小的比例,但这种配送方式在城市中的影响力日渐增大,自行车快递公司也因此大受其益。有一家叫“foodsprint”的小微企业,唯一的业务就是自行车送货。他们因为主打冷链牌而小有名气,连锁超市和肉类加工公司是他们的主要客户,偶尔也承接个人业务。周一、周三和周五是快递员最繁忙的日子,每天大约运送60次,即每辆自行车快递员配送5到6次。

与foodsprint这样专门的配送公司不同,krëfel作为比利时本地的一家购物网站,物流这部分业务仍然坚持没有外包。当用户购买了小件商品时,比如手机、电吹风等,网站第二天就会派出自有的货运自行车统一配送。他们标志性的蓝色自行车、蓝色工作服很容易在布鲁塞尔找到。安特卫普、列日等城市的街道上也能发现他们的影子。这家公司宣称,要改变我们的行为并逐渐限制我们的碳足迹。

人力货运自行车的缺点是运输量有限,而且包裹也不可能太大。如果是长距离和较重的包裹,货车仍然是最好的选择。对于像布鲁塞尔这样的城市,马路本来就不宽,市中心十分拥挤,狭窄的街巷也多,所以许多快递公司把“最后一英里”交给了更加灵活的自行车。研究显示,大约50%的交付可以用自行车完成。

在布鲁塞尔这样对步行道和自行车道有明确划分的城市,自行车配送也面临一些实际的困难。一辆货运自行车的宽度往往在1米至1.2米之间,而单向自行车道最小宽度是1.5米,双向自行车道也不过2.5米,容易造成拥挤。如果基础设施配套要跟上,自行车道还需要更宽。

实际上,新冠疫情暴发以来,许多欧洲城市都大力提倡以自行车作为日常交通工具。布鲁塞尔也开辟出了更多自行车道。不久前,这个城市还取消了自行车道项目的部分审批,凡是跟自行车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都尽可能开绿灯。

对许多家庭和个人也愿意选择货运自行车作为出行工具。停车方便,又没有尾气,出行时载人载物都不成问题,“一辆自行车就可以让你快乐”。布鲁塞尔政府启动了cairgobike大型项目,让企业和个人尽可能地使用自行车。如果中小企业购买货运自行车,每辆车最高还能获得4000欧元补贴。

哪个更低碳

话题还是要回到碳排放上来。人力自行车确实可以达到零排放吗?人力自行车和电动自行车,哪个减排效率更高?

考虑到能量守恒,骑行的过程中虽然不产生额外的排放,然而骑行者却需要摄入额外的食物,而生产这些食物同样需要排放二氧化碳。所以人力自行车并非零排放,只是它的碳足迹没有体现在骑行过程中。而电动自行车的碳足迹主要在于电池的效能。

荷兰一家能源转型公司的负责人基斯·范德伦被认为是该领域的权威,他有过一个粗略的计算:人力自行车的碳足迹是每公里30到60克,电动自行车的碳足迹是每公里20克。

某种意义上看,自行车的胜利也是“幸存者偏差”的结果。骑自行车的风潮不是快递行业独有的趋势,它似乎是一种政治正确。节能即环保,复古即时尚。自行车吸引了整个社会的注意力,也造成了视野上的局限。结果就是,似乎没人在意自行车是否真的比电动车更节能。

使用电动车的快递公司也有,但远不及自行车来得酷。一家快递公司老板说,受过各种培训的人,无论学历高低,都想成为一名自行车快递员,化身气候保护的先锋。他们自然也愿意肩负起一些“宏大的使命”。英国一个叫巴蒂的快递骑手前不久踏上了5000公里的冒险之旅,他计划从英国的布里斯托到土耳其的伊兹密尔,为希腊一个难民保护组织筹集资金。

没有风吹不到的角落,每个人都可能进入这场风潮之中。即使你购买的商品与环保无关,快递方式也是商家安排的,你并没有为气候保护直接做些什么。然而在打开那份人力自行车配送订单的一刹那,你还是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种参与感甚至自豪感,说不定晚餐还临时决定吃份低碳的素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