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pe投资阶段前移:源码种子期投资独立运营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2022年06月10日 13:24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申俊涵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申俊涵 北京报道

在业界被称为“小红杉”的源码资本,又沿着红杉走过的路向前迈了一步。

6月10日,源码资本宣布正式设立专注种子期的投资业务,品牌名称为“源码一粟”。该业务由源码董事总经理张星辰负责,单独团队、独立运营,以“投人”理念和决策机制,发现、支持并陪伴从0到1的科技创业者。

据了解,源码资本成立于2014年,由前红杉中国副总裁曹毅创办。经过八年发展,源码管理资金规模达到约350亿元人民币。其投资了包括字节跳动、美团、贝壳找房、理想汽车在内的超过300余家创业公司,阶段跨越种子期、早期和成长期,行业涵盖产业数字化、智能制造、消费科技、生命科学、绿色发展,以及出海等。

在过往投资中,源码涉及2000万人民币(约300万美金)或以下的种子阶段投资有140起,其中云鲸、厨芯、锐锢商城、悦刻和百布等公司后续都成长至独角兽级别。

但从源码的整个投资组合来看,这类种子阶段的投资占比仍较小,存在不够体系化、欠缺适配的方法论等弊端。此次源码一粟业务的设立恰逢其时,也顺应了投早、投小的行业大趋势。

作为一粟业务的负责人,张星辰在2014年源码刚创立时就加入团队,是源码投资部的一号员工。他的投资涉及产业数字化、企业服务、机器人、半导体、arvr等领域,所投明星项目包括百布、梅卡曼德机器人、聚芯微电子、斯坦德机器人、尘锋信息、太极图形等公司。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在张星辰的主导下,一粟投资团队由大概6人组成,他们都有至少3年的投资从业经验、背景多元化,部分成员来自源码早期投资团队,部分成员从外部招聘而来。在2022年上半年的试跑阶段,一粟团队已经投资10余家公司,平均决策时间不到一周。

“早期投资就是投人”的理念已经在投资圈深入人心,一粟团队同样认可“投人”的重要性,主要关注对真实需求或问题有犀利洞察、犀利解法和犀利迭代方法的,且充满开拓精神和勇气的科技创业者。

除了此次发力种子期投资的源码资本,近年来已有多家知名vc/pe机构将投资瞄向更早期阶段。比如2018年,红杉中国成立种子基金。去年7月,红杉中国首次对外公布种子基金的成绩单:连接13000余名创业者、投资170多家早期企业,多个已经发展到成长期,甚至有不少成为独角兽企业。

“从数量和质量上讲,种子基金这几年的成绩确实远超我们原来的预想,我们也越发感觉到种子期投资的重要性。”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如是说。

2020年初,在“资本寒冬”叠加疫情之际,高瓴推出专注于投资早期创业公司的高瓴创投,管理规模百亿级,以美元和人民币双币种模式运作。在成立一年的时间里,高瓴创投已出手投资超过200次。

另外,还有老牌pe春华资本成立春华创投、弘毅投资成立弘毅创投等。今年5月,横跨一二级市场的老虎基金也在印度完成了自2019年以来的首个种子轮投资。

“近年来随着科创板、北交所的设立,越来越多硬科技创业公司和专精特新企业缩短了ipo的时间窗口,能够尽快走向上市。这对早期投资机构来说能够更快退出获得流动性,但对中后期投资机构来说,投资空间会有所压缩。所以它们会倾向于往更早期投资的方向走,以更低的成本抓住好项目。”一位来自早期投资机构的合伙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说。

他同时强调,需要注意的是,早期项目和后轮项目的判断逻辑仍然有着很大的差异。这不仅仅是投资金额的差异,在一定程度上对往前走的机构的打法、投资决策等方面都提出了新的要求。所以很多机构会以成立独立品牌、专门团队的方式,去做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