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财长耶伦因通胀问题受质询,警告“不可接受的高通胀”仍将持续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2022年06月09日 20:28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李依农
耶伦在听证会的辩护“稍显苍白”。大规模的财政刺激实则是导致美国当前高通胀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此外,美联储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也难辞其咎。

21世纪经济报道见习记者 李依农 上海报道 美国东部时间6月7日至8日,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就拜登政府2023财年的预算提案,先后在国会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前出席作证。耶伦在听证会上表示,美国经济增长强劲,失业率处于历史低位,但眼下仍面临着令人“无法接受”的通胀水平,并预计通胀仍将“保持高位”。

面对来自国会官员的质询,耶伦在听证会中将导致通胀高企的主要因素归于新冠疫情与俄乌冲突对全球供应链所带来的扰动;并为拜登政府此前的经济刺激计划辩护,称美国救援计划对物价攀升仅有较轻的责任,反驳了共和党将高通胀归咎于此的说法。耶伦还强调,“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都出现了高通胀”,美国“并不是唯一一个”。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马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耶伦在听证会的辩护“稍显苍白”。他认为,大规模的财政刺激实则是导致美国当前高通胀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除此之外,美联储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也难辞其咎。叠加俄乌冲突、供应链瓶颈长时间持续等一系列超出预期的因素,又进一步推动总体通胀持续走高。

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其胜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美国的高通胀主要受两方面因素的影响。一是受疫情、贸易战和地缘政治的影响,使得国际供应链出现紊乱,能源和原材料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较快。另一方面是去年美国经济在复苏过程中,受疫情压抑的需求大规模释放,加上联邦政府的大规模刺激计划,助推了商品和服务价格的上涨。

多重因素令美国通胀“不可接受”

美国通胀仍在40年以来的高位徘徊。美国劳工部此前公布数据显示,美国4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环比增长0.3%,同比增长8.3%,同比涨幅与3月8.5%的峰值相较虽小幅收窄,但回落速度实则远不及预期。

面对持续的通胀压力,耶伦在听证会上坦言,美国正面临一场“宏观经济挑战”,承认通胀仍处于“令人无法接受的水平”。耶伦重申,降低通胀是美国当前的首要经济任务。但她同时表示,“尽管希望通胀尽快下降,但预计其仍将保持在高位”。

值得注意的是,在通胀问题于去年初现端倪之际,耶伦曾表示通胀只是“暂时性”的,仅有“小”而“可控”的风险。而其“错误”的判断也使得她在听证会上受到了共和党人猛烈的抨击。

对此,耶伦解释称新冠疫情对经济和全球供应链持续带来的扰乱,以及俄乌冲突对食品和能源价格的影响,都是此前所没有预料到的。

马伟也指出,美国国内,尤其是政界,此前认为随着疫情的好转,供应链瓶颈的问题将很快得到解决,不曾想这一问题到现在也没有完全解决。此外,美国政界对俄乌冲突的爆发也很难提前有所预料。而种种超出预期的因素,也确实是推动美国整体通胀难以回落的原因之一。

听证会上,拜登政府去年推动的一项高达1.9万亿美元的巨额经济支出法案,也被共和党人视为导致通胀迅速恶化的“罪魁祸首”;并以此来质疑拜登政府及耶伦能够顺利降低通胀的可信度。

对于来自共和党的抨击,耶伦在听证会上辩解称,拜登政府的政策已提前考虑了各种风险,同时表示,全球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都出现了高通胀,而它们的财政政策大相径庭。因此,救济法案对推升通胀的影响有限。

马伟向记者指出,自疫情以来,美国政府出台了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政策,并不是拜登政府时期单独所形成的。特朗普时期就已有过几轮财政刺激,合计约达3.8万亿美元。而拜登政府1.9万亿美元的美国援助计划,更是将美国总体的财政刺激规模进一步扩大。如此一来,“整个财政刺激的力度明显过大,造成的恶果也显而易见”,马伟说。

美国经济或面临温和衰退

在物价不断攀升的困扰下,美国民众对美国经济前景普遍持悲观态度。近期的一项调查显示,高达83%的受访者认为美国当前经济状况“很差”或者“不够好”。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对自己的财务状况完全不满意,为1972年开始这项调查以来,不满意程度最高的一次。

在通胀高企的背景下,美国经济前景究竟如何?

马伟指出,从美国当前的经济状况来看,尽管一季度gdp环比录得1.4%的萎缩,似乎出现风险,但看具体分项,一季度经济下滑主要受到出口的拖累以及政府支出退坡影响。而美国经济最主要的动力——私人部门的消费和投资仍非常强劲。就业市场方面,失业率仍处于3.6%的历史低位,职位空缺和失业人数比则达到了两倍的历史高点。整体来看,美国当前的状态实则处于经济相对过热、通胀相对过高的状态。

向前看,马伟认为下一步的经济前景或主要取决于美联储如何应对高通胀。有两条可能的路径:一是紧缩力度不及预期,放任通胀持续走高。这种情况下,美国经济或将有陷入类似于1970年代滞胀以及通胀向中期持续的风险。

但根据美联储官员近期的表态,马伟认为此路径的概率相对较小。概率更大的是第二条路径——美联储采取较激进的紧缩政策,持续加息,使利率在年底达到到2.5%-3%的高位。如此一来,应该能够使通胀回落,但想要在控制通胀的同时,实现鲍威尔所说的“软着陆”,则可能较为困难。

综合来看,马伟认为,美国经济更可能面临的困境是通胀逐渐走低,但到明年下半年甚至2024年上半年,陷入温和衰退的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在持续的通胀压力下,美国政府开始考虑削减部分对华关税。

耶伦在8日的听证会上表示,拜登政府正积极考虑 “重新设定”对中国商品的关税。但她同时强调,虽然削减部分关税可能是合理的,并有助于降低一些消费价格,但这对美国已经高达约 8% 的总体通胀率来说影响或将有限。耶伦坦言,削减关税究竟能够对消费者带来多大的影响,目前还不清楚。

吴其胜向记者指出,拜登政府目前正在考虑调整对华301关税。一是因为301条款规定要对此前的关税进行评估,二是因为拜登政府目前面临来自国会议员和商界要求取消对华301关税的较大压力。

关于调整关税的讨论,以及其对遏制通胀或起到的作用,吴其胜表示,关于取消对华关税对缓解美国通胀的效力,主流经济学界普遍持肯定立场,但美国贸易代表戴琪等官员,则强调作用可能相对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