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韧性2022丨上海汽车业复工有望收窄车市降幅:供应链风险仍然高悬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左茂轩,彭苏平 2022-04-25 21:19

对车企而言,经历过一次次黑天鹅事件之后,此刻更加感受到供应链韧性的重要度。

江浙沪汽车制造一角:整车生产放缓,物流运输好转 23天后汽车生产重启,如今上海的齿轮又转动起来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左茂轩、彭苏平 上海、北京报道 4月22日,全国乘联会表示,据调研推算,4月狭义乘用车零售市场在110万辆左右,同比下降31.9%。

不过,随着上海汽车业复工复产,汽车产业有望逐渐恢复。具体而言,主要厂商零售第一、二周的日均同比分别下滑32%、39%,车市受生产停滞、终端闭店等影响,下滑幅度较大。预计第三周市场降幅将收窄至35%左右,第四周则进一步缩窄至26%左右。

目前,国家及政府主管部门接连出台了一系列保物流运输、稳增长的措施,一些涉疫地区也根据当地情况调整了管控措施。

“一汽目前已经总体复工,正在爬坡生产,上汽也逐步开展复工测试,零部件企业也开始逐步复工复产,但速度不会快,供应链产能的充分释放仍存在不确定性,确保供应链的完整和有效保障任务仍十分艰巨。另外,由于制造成本和物流费用的增加,将进一步降低汽车行业的盈利能力。”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陈士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考验仍在持续。事实上,自2020年初开始,汽车行业供应链就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从新冠疫情、芯片紧张到地缘政治冲突,汽车行业供应链的脆弱随之体现。对车企而言,经历过一次次黑天鹅事件之后,此刻更加感受到供应链韧性的重要度。

上海汽车业艰难复工

上海推出首批复工复产企业“白名单”已经一周有余,多家主机厂及零部件供应商已经恢复生产。

4月2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上汽集团旗下的合资车企上汽大众日前已复产,安亭汽车三厂、meb工厂、冲压工厂、发动机厂陆续重新运作。

在此之前的4月18日,上汽集团启动了复工复产压力测试,旗下各生产企业包括上汽乘用车、上汽大众、上汽通用等,全部在为复工复产进行最后的准备。次日,上汽乘用车压力测试下的首台车完成下线。

同样在4月19日,停工23天的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也恢复生产。据称,在那之前的两天,特斯拉的8000多名员工已经陆续返厂。

主机厂的复工复产离不开零部件供应商。

上汽集团旗下已经复工的生产企业,除了各主机厂,还包括华域汽车等上游零部件企业。华域汽车旗下的延锋,在上海拥有十几家工厂,业务涵盖内饰、座椅、电子等多个方面,据记者了解,早在3月中旬,便有部分工厂开始闭环生产,以“全力保供”。

特斯拉超级工厂生产制造高级总监宋钢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与特斯拉复工同步,上海市内的许多特斯拉零部件供应商也开始复工。从“白名单”上可以看到,均胜电子、宁德时代等企业在上海的分公司均在复工复产之列。

不过,与防疫工作同时进行的复工复产并不容易。从多家企业的反馈来看,由于供应链不畅、人员不足等因素,当前的复工复产才刚刚开始,各工厂的产能暂时难以快速恢复到之前的水平。

按照规划,特斯拉将逐步实现产能爬坡,达到单班满产。但正常情况下,特斯拉上海工厂是“两班制”生产,单班即使满产,一天产量也只有1000辆左右,按照这种水平,全年产量是36.5万辆——显然达不到50万辆的规划年产能。

上汽乘用车也面临着类似的情况。上汽集团临港基地相关负责人介绍:“4月19日开始,工厂将采取单班工作制,如果供应链能保持稳定,也希望能逐步爬坡,尽快回到疫情前的排班制。”据悉,在物料保障顺畅的情况下,该工厂也是两班满负荷运作。

抗疫背景下的复工复产面临诸多不利因素。一方面,人员难以全部到位,或多或少会影响生产的节奏,另一方面,上游供应链的情况也在制约着进一步生产的能力。

目前,上海市内的多家特斯拉零部件供应商已经开始复工,但长三角区域的其他供应商供应情况还有待进一步推动。来自特斯拉方面的信息显示,江苏省供应商目前仍有较多处于停工状态,且运输难度较大,目前工信部、江苏省、苏州市有关部门正在积极协调供应链恢复工作。

上汽大众meb工厂也有70%的供应商来自江浙地区,这些地区目前的物流管控措施极为严苛,跨省运输难度极大。据介绍,上汽大众正与集团旗下的安吉物流一起,制订特殊运输方案,整合某一地区多家供应商零部件集中运输,以打通运输瓶颈。

冲击辐射面很广

尽管绝大多数上海整车企业已经开启复工,但目前供应链恢复仍然难以同步。此外,位于上海的供应链企业的业务范畴也不仅仅局限于上海,短期内全国汽车供应链的压力仍然较大。

作为中国汽车产业最集中区域,长三角汽车产业链受到的冲击,已经产生了蝴蝶效应。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华为终端业务ceo余承东等人,都曾表达过,此次疫情对于全国汽车业将带来的冲击。

此前,已经有包括蔚来、理想、长城坦克、东风日产、广汽本田等多家生产基地并不在上海的车企受到影响。而近期,哈尔滨出现的疫情,当地发动机生产企业东安动力受到的影响,也有可能影响到长安、理想等企业的生产。

由于汽车拥有上万个零件,缺少一个零件就会影响整车的下线。由于汽车产业链复杂且冗长,汽车产业链多年来已经形成了较为成熟的“主机厂-tier1-tier2-tier3-tier4…”树状供应结构。

因此,在不确定的宏观环境下,主机厂需要向下管理,对上下游要有更清晰的了解。

“过去,整车企业只需要了解直接面对的这些(一级)供应商就可以了,但现在需要管理供应商的供应商,要知道tier2、tier3的情况和信息,这在过去主机厂是没有必要去管理的。”4月25日,奥纬咨询全球董事合伙人张君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事实上,在一般情况下,产业链上下游的大部分企业并不会准备过多的库存。长期以来,为了降低成本,汽车业推崇丰田的“just in time”零库存管理策略,围绕主机厂在附近布局供应链,以降低物流等成本,企业也不需要有过多库存,能够就近快速调配,这种模式在疫情影响之下显现出弊端。

“现在,供应链不光要just in time,还要just in case,以应对供应链断裂、原材料价格暴涨等问题。所以,如果有足够多现金的话,要进行足量的备货。”张君毅表示。

不过,他也指出,这种情况也只是两者取其轻,并不是最高效的,在正常的环境下,整车厂或者零部件公司都不会采用这种方式。但是,在不确定的环境下,采购、物流、财务要采用高度组织化的方式,进行系统的打通。

目前,物流仍然制约着部分零部件的中转,进而影响全国其他地方整车企业的生产,不少企业已经调整了生产的班次。

“有一些零件需要先‘甩件’生产,就是在总装的时候先不安装那个缺的零部件,下线以后,等零部件到了之后再返修,但现在还没有严重到全面停产的地步。”一位北京某合资车企质量工程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类似这种缺少部分零部件“甩件”生产的方式,在去年汽车芯片紧缺的情况下,其实并不少见。

此外,也有行业人士告诉记者,有一些企业寻求其他供应商替代。“供应商零部件在不断降级,有一些零部件实在找不到车规的,只能用工规的,如果连工规的都没有,有些企业就只能用消费级的零部件。”

供应链韧性亟待加强

“以前我们说汽车是生存者的游戏,现在,车企必须以进攻态度去面对市场,帮助供应商去解决问题。”张君毅表示。

他表示,就目前而言,应对解决供应链的问题,首先要保证物流血脉通畅,其次,主机厂手中要有备份方案,这些方案需要日常做好基础准备。

事实上,自2020年初以来,国内汽车供应链安全持续经历着考验,除了疫情之外,汽车芯片供应短缺、汽车原材料价格上涨等一系列问题,都促使车企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保障供应链上。

这些问题不仅会影响企业的正常生产供应,也会在需求上影响到消费者的购买热情。陈士华指出,相比汽车生产跟不上,终端需求的走弱更难以在短期内扭转,因此预计,如果没有明显加码的促进汽车产业增长的政策措施,今年将难以实现年初预计的增长目标。

一旦终端市场不佳,就会反过来影响车企的经营。因此,车企正面临着的压力是来自全方位的。重压之下,车企必须提高自身供应链的韧性,这是一项必须长期培养的竞争力。

波士顿咨询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企业亟需在现有供应链体系中建立有效的风险监测能力,以快速准确地评估重大风险对企业销量及利润的影响,并制定相应的应急措施,这将成为企业供应链战略规划、管理及执行的必然之举。

此外,为了进一步提升企业在复杂环境下的供应链韧性,企业还需要提高以下领域的核心能力:供应链战略设计、动态集成化供应链规划、端到端供应链数据透明化及协同、运营模式优化。

(作者:左茂轩,彭苏平 )

左茂轩

汽车版记者

专注于汽车产业趋势、汽车产业链、新能源汽车等领域报道。

彭苏平

汽车版记者

21世纪经济报道汽车版记者,长期关注汽车及出行领域,致力于在记录公司动态及商业故事中发现价值。欢迎爆料或交流,记者微信:psp262473406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