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行创十年最好业绩:净利润增值最大,增速均超10%,中间业务增长喜人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2022年04月02日 20:59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侯潇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侯潇怡 深圳报道 年报季接近尾声,国有六大行的2021年年报皆已披露完毕。

从年报披露数据看,“宇宙行”工行领衔的国有六大行总资产规模已超145万亿,总营收3.68万亿,总盈利近1.3万亿,堪称“宇宙第一天团”。从各行净利润增速看,除邮储银行外,其他五大行创造了近8年来的最好业绩,邮储银行净利润增速也达到近十年的第三高。而六大行的净利润增长绝对数值,则创下十年最好业绩。

日赚35亿元 利息收入占比逾7成 中收开始发力

年报数据显示,六大行2021年净利润之和近1.3万亿,日赚超35万亿

其中,工商银行2021年集团实现营业收入9428亿元,同比增长 6.8%;净利润 3502亿元,同比增长 10.2%,日赚9.59亿元,以绝对优势2021年商业银行净利润之首。

除工商银行外,其余五家大行净利润也都以10%以上的增速创造了至少近4年来的最好成绩,其中盈利增速最快的为邮储银行,2021年净利润达765.32亿元,增速达18.99%。

从收入结构来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2021年六大行年报发现,利息净收入还是各大行收入贡献的绝对主力。其中,工行2021年利息净收入为6906.80亿元,占营业收入的 73.3%;建行2021年利息净收入6054.20亿元,占营业收入的74.35%;农行2021年利息净收入5779.87亿元,占营业收入的80.28%;中行2021年利息净收入4251.4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70.2%;邮储银行2021年利息净收入2693.8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84.5%;交行利息净收入1616.93亿元,占营业收入的60.02%。整体来看,六大行利息净收入在营收中贡献占比超74%。

而在利息收入贡献绝大部分营收的结构下,当前息差收窄的挑战也在进一步增大。

年报数据显示,2021年工行净利息差和净利息收益率分别为 1.92%和 2.11%,分别比上年下降5个bp和4个bp;建行净利差和净利息收益率1.96%和2.12%,均同比下降8个bp;农行净利差和净利息收益率分别为1.96%和2.12%,分别同比下降13个bp和11个bp;中行净利息收益率为1.75%,同比下降14个bp;邮储银行净利差和净利息收益率分别为2.3%和2.36%,分别下降18个bp和17个bp;交通银行净利差和净利息收益率分别1.47%和1.56%,均较上年末下降1个bp。

其中不难发现,净息差水平最高的为邮储银行,但在2021年其息差收窄最为显著;交行息差变动幅度最小,但其息差绝对值水平在六大行中最低;工行整体来说息差绝对值水平和降幅控制最为稳定。

针对息差的收窄趋势,多家银行年报中指出,主要是资产端持续让利实体经济,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所致。

工商银行行长廖林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指出,尽管是资产端的收益率有所下降,但工行在2021年通过投放上靠前发力、提升个贷份额调整信贷结构,这三方发力对冲了部分利率下行的压力。在负债端,工行则继续稳定负债成本,从日均存款、客户生态、拓展场景三方面发力,对冲了负债成本上升的压力,负债成本较年初小幅下降。

而展望未来的息差趋势,廖林指出,近年nim(净息差/净利息收益率)进一步下行有一定压力,但工行通过在资产端、负债端的成熟经验,使nim能够管控在合理的区间内。工行作为国有大行,通过合理让利促进实体经济加快恢复发展,是必要的、合理的。2022年工行也将坚持夯实客户基础、健全业务生态、提升金融服务能力,促进资产负债总量稳定、质量提升、结构优化,努力将nim保持在合理区间。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为对冲息差收紧的确定趋势,大行近年来发力中收,以建行、中行为代表的大行在中间业务收入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果

建行在年报中指出,财富管理增长持续发力,非利息收入占比提升。2021年实现非利息收入2188.26 亿元,较上年增加 388.77 亿元,增幅 21.60%。非利息收入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为 26.55%,较上年增长 2.74 个百分点。从结构上看,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214.92亿元,较上年增长6.03%;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对营业收入比率为14.74%,较上年下降0.42个百分点。而在手续费和佣金收入中,代理业务手续费收入192.83 亿元,增幅 11.04%,主要是代理保险、代销基金业务销售规模增长带动收入较快增长;理财产品业务收入185.50 亿元,增幅 19.11%。

此外较为亮点的是,其他非利息收入达973.34 亿元,较上年增加 319.67 亿元,增幅达48.90%。其中,保险业务收入和投资收益均有较快增长。

中行在中收层面也表现亮眼,年报数据显示,中行非利息收入达1806亿元,同比增长19.01%。其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814亿元,同比增长7.82%。非利息收入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提升3.08个百分点,达到29.81%。

中国银行行长刘金也指出,中行在认真落实国家减费让利政策要求的同时,也积极把握资本市场发展机遇,加大产品服务创新,加快拓展财富管理与线上业务,基金代销、理财资管、托管、互联网支付等业务收入实现较快增长,促进了收入结构的优化。而林景臻副行长原来分管对公业务多年,去年开始转战零售领域,通过对公零售的联动,从而促进财富管理、私人银行等板块快速发展。

六大行房地产贷款余额近3.4万亿 房地产贷款不良抬头

贷款投向反映水流何方。六大行坐拥145万亿资产,某种程度来说,六大行的贷款投向也是整个银行业贷款投向的风向标。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截至2021年末,六大行各项贷款余额超84万亿,新增贷款投放超8.6万亿。其中,工商银行2021年新增人民币贷款2.12 万亿元,建行新增1.93万亿元,农行新增2万亿元,中行新增1.45万亿元,邮储新增7378.41亿元,交行新增7119.76亿元,均创历史新高。

按照往年经验,新增贷款中,房贷一直是大行个贷占据过半的重要投向。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六大行个人住房贷款新增逾2.5万亿元,占整体新增规模的30%。其中,工行2021年个人住房贷款增加 6343.70亿元,同比增长11.1%;建行较上年末增加5557.24 亿元,增幅达9.53%;农行新增5801.69亿元,增幅 12.4%;中行新增3203.56亿元,增幅达7.9%;邮储新增2482.54亿元,增幅12.92%;交行新增个人住房贷款1957.44亿元,较上年末增长 15.13%。

而从存量情况看,六大行个人住房贷款余额达26.15万亿,占总量的31%。

此外,从2021年市场情况看,房地产是市场变化最大的行业,也是银行对公信贷的重要投向之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年报数据统计后发现,2021年六大行房地产贷款余额近3.4万亿,占总贷款余额的4%左右。而从各大行房地产类贷款的投放来看,一个典型的趋势是,房地产贷款增速放缓,除交通银行外,其余五大行房地产贷款在公司贷款中比例均有下降,其中降幅最大的为邮储银行,房地产贷款占公司贷款占比下降1.43个百分点为6.16%。占比最高的为农业银行,房地产贷款占公司贷款比例为9.1%;而占比最低的为建设银行,仅为3.89%。

此外,虽然六大行整体资产质量显著提升,但受房地产市场波动影响,工农中建四大行房地产贷款不良率均有明显上升。其中,工行房地产贷款不良率为4.79%,较上年末上升2.47个百分点;建行房地产贷款不良率为1.85%,较上年末上升0.54个百分点;农行房地产贷款不良率为3.39%,较上年末上升1.58个百分点;中行房地产贷款不良率为5.05%,较上年末上升0.37个百分点。

对于房地产不良率上升,工商银行副行长张文武指出,2021年工行房地产业贷款不良率出现了阶段性上升,主要是少数风险大户贷款劣变导致的。但因为工行房地产业贷款占比较低,房地产业风险贷款总量可控,不会对全行资产质量产生较大影响。张文武进一步指出,工行不良贷款认定标准较为审慎,房地产不良情况已经得到了全面、真实的反映。同时对这些风险贷款,都计提了充足的拨备,能够充分覆盖损失和风险。

农业银行副行长崔勇也在业绩发布会回答21世纪经济报道提问时指出,从风险形势看,当前房地产市场的风险主要集中在少数大型房企,特别是有海外债、信托、理财等非银行  渠道融资占比较高、负债规模较大的房地产企业。从去年四季度以来,监管部门采取了多项措施,引导各家商业银行满足房地产的合理融资需求,但是从短期内看,行业的预期尚在修复之中,市场销售投资下降趋势还未扭转,前期负债水平较高的房企和困难房企资金链紧张局面尚未有明显缓解,预计这部分企业后续仍然面临一定的风险暴露压力。但农业银行在这些企业的贷款中占比很少,多数都有抵押物,信贷的风险可控。

而展望2022年的房地产贷款投放,崔勇指出,农业银行将严格落实好中央房地产贷款政策的要求,继续坚持房住不炒的定位,坚持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因城施策,统筹做好房地产贷款发放和风险防控控制。一方面突出房地产民生属性,合理安排好房地产信贷投放,支持租购并举的住房市场体系建设,重点支持保障性租赁住房,面向刚需群体的普通商品住房民生项目,保持房地产信贷业务合理增长,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符合监管要求。另一方面回归房地产项目本原,进一步完善差异化准入管理,抓实抓细房地产贷款业务的贷后管理,强化全流程的风险防控。并积极通过项目并购的方式,积极推进房地产风险化解处置,促进房地产产业良性循环和健康发展。

普惠贷款规模近6.5万亿 从高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向如何破题?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截至2021年底,六大行普惠贷款(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规模近6.5万亿。除邮储银行外,其余五大行均实现了30%以上增速,其中工行、中行实现50%以上增速。从各家具体情况看,规模破万亿的有三家:其中,建行普惠贷款规模最大,达1.87万亿;其次农行1.3万亿;工行为1.1万亿。从利率情况看,除邮储银行外,其余五家普惠平均利率在4%左右,其中中行利率最低,为3.96%。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自政策层面大力支持银行业推进普惠金融发展,各大商业银行近年来普惠金融规模发展迅猛,工农中建四大行已实现连续三年普惠金融保持30%以上增速发展。从各大行年报中也不难发现,各大行已经开始将普惠金融作为重点、创新业务发展,到如今普惠已经融入各家银行的日常经营、发展策略中,成为了一种思维习惯。

而在连续三年的高速增长下,市场普遍认识到,普惠金融已经进入了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的转型加速期。如何破题?

从各大行表态来看,商业银行依旧看好普惠金融的市场空间,而数字化转型是推动普惠未来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方向。

农业银行高管在业绩发布会上指出,经过三年高速发展,农行普惠金融贷款投放规模、信贷客户数都取得快速发展,同时利率稳中有降,资产质量持续改善,已经实现高质量发展。展望未来,从需求面上看,未来普惠金融业务仍然有很大发展空间。从去年末统计的数据看,全市场主体有1.5亿户,其中个体工商户大致是1亿户,小微企业法人客户大致是5千万户, 90%为小微企业。而整个银行业已经提供融资支持的大概为3300万户,只占市场主体的20%,而农行在服务普惠客户群体中覆盖面是比较大的,也只服务了192万户。通过数据可以看出,普惠金融服务增量还有很大空间。

该高管进一步指出,农行希望通过加大数字化转型,实现普惠金融业务增量、扩面、提质、降本。近年来政府也在积极推动信用信息的共享应用,搭建小微企业融资信用服务平台,农行将主动与政府部门进行对接,不断的加大外部数据的引用力度,强化数据整合、分析,不断提高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能力和风险控制水平。在未来,农行将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以数字化发展为主线,深入推动科技赋能,打造一流的数字化普惠金融体系,实现普惠金融业务高质量可持续发展。

六大行2021年科技投入1075亿

事实上,发力金融科技,加速数字化转型,不仅是普惠金融高质量发展的需要,也是整个银行业未来持续实现高质量发展,乃至产生差异化优势的重要方向。近年来,各大行在科技板块投入不断加码。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六大行2021年科技方面投入1075亿元,科技人员超8万人。尤其工行科技人员达3.5万人,在人员中占比8.1%,其体量已经超过不少头部互联网公司的it技术人才数量。

在大投入下,各行数字化转型成效明显。如投入最大的工行在年报中指出,工行正在统筹全渠道规划、全渠道服务、客户线上运营,推进 e-icbc 4.0 生态银行建设,构建“自有平台 开放银行”的“一体两翼”发展格局。2021 年,工行电子渠道交易额达732.85 万亿元,比上年增长 14.4%,电子渠道业务占比达98.8%。而在移动端建设上,工行在年报中披露,截至2021 年末,个人手机银行客户 4.69 亿户,为首个实现 mau 破亿的银行系app,移动端月活超过 1.5 亿户。

建行更是将科技上升为全行三大战略之一,提出“无科技,不金融”,指出对内重塑银行服务模式,让业务从柜台走上“云端”,让金融资源精准投送到最需要的地方,让基层员工跳出“金融内卷”,用新的方法和工具去服务客户、纾解痛点、拓展业务。对外,用金融 科技助力社会治理,目前已与29个省级政府建立合作关系,打造阳光透明的“跨省通办”平台,千余项政务服务便捷办理。同时,进一步向同业输出系统建设和风控技术,推动场景共建、技术共享和成果共用。

而从建行移动端建设看,其截至 2021 年末,个人手机银行用户数达4.17 亿户,月均月活 用户数 1.49 亿户,交易量 573.53 亿笔,交易额达92.18 万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有别于过去银行发展金融科技着重对内的思路,部分大行开始尝试利用科技构建生态,利用科技对外赋能,从而寻找新的业务和利润增长点。

建行高管在业绩发布会上指出,银行拥有庞大的科技队伍要用来干什么?传统金融是和同业竞争,不断开发新产品,但未必可以取得很好的竞争力。如果可以把盈利稍微放淡一点,打开思路,可能会有更好的效果。

“金融是第三产业,只有服务好社会,赢得了社会信任和好口碑,才能拥有更广阔的市场空间。因此建行在数字化治理拥有了很好的能力后,希望进一步对外赋能。所以建行开始尝试与地方政府合作,发展智慧政务,不是出于功利性目的,而是希望帮助提高社会治理能力。从结果上看,通过1.4万个建行网点,已经为2亿多的用户提供了政务服务事项的查询预约和办理,累计业务办理量超过了25亿笔,平均办事材料减少了30%,办理时间减少了38%,跑动的次数减少比例达到60%以上。此外,随着互联网发展,传统银行网点的功能逐步弱化,但换一个思路,通过网点办理政务,为老百姓服务,进行无障碍共建关爱弱势群体等等,银行和银行网点还可以发挥很大作用。”该高管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