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没想到!双减风暴下,高途竟然开始挣钱了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2022年03月09日 07:00   21世纪商业评论   何己派
不让卖课了,这是要换个打法卖货?

文/ 何己派  编辑/ 谭璐

“双减”大棒落下,鸡娃的补习班没了,风暴里的教培机构们,活得咋样?

只看资本市场的表现,挺惨的,新东方、好未来和高途,三家巨头的市值一夜蒸发千亿。

其中,高途挺过了16次做空,没能挺住“双减”的冲击,如今的市值仅为巅峰时期的零头,约2386亿元的市值灰飞烟灭。

其创始人陈向东,持股44%(截至2021年2月的年报披露),身价从巅峰时的166亿美元大幅缩水至个位数。

裁员、转型、业务关停,成为高途2021年的主基调。但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家一度巨亏的教育公司,居然开始盈利了。

 

不再烧钱营销

3月8日,高途披露2021年q4及全年财报。2021年9月-12月,高途营收12.743亿元,同比下降42%,主要受政策影响,公司停止了k9学科辅导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在利润方面,高途在第四季度的净利润为2.859亿元,而上年同期净亏6.27亿元。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3.244亿元,经营净现金流入2.458亿元。

 

再看运营利润,上年同期还处于营业亏损近7亿元的困境,2021年q4,高途实现营业利润2.583亿元,是公司时隔5个季度后的盈利,相当难得。

也许,教育公司的日子,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过。

其一,k12校外学科培训几近“团灭”,烧钱大战不用打了,一大笔营销费用得以省下。体现在高途的财报上,去年9月-12月的销售费用,从上年同期的17.984亿元大幅下降至3.730亿元。

要知道,“双减”政策未出台前,2021年开年,教培巨头们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营销竞赛,1月-3月高途在营销上花了近23亿元,同比翻了两倍不止。

其二,k9业务不做了,原本略显臃肿的组织架构进行收缩,人员薪酬、教材成本和场地费用都变少了,相应地,成本也大幅缩减。

2021年q4,高途的主营业务成本为3.867亿元,同比下降37.3%,主因q3开始优化组织架构及人员,主讲老师和二讲老师的薪酬减少,教材成本和租赁费用也相应下降。

与此同时,管理费用下降至9591万元,而上年同期为2.177亿元,主要由于行政管理人员的薪酬下降。

“双减”来临时,陈向东的反应速度最快的,高途最先决定全面停止信息流投放,并全面停止针对3—6岁儿童的线上培训,裁员的速度和规模最猛。

“双减”意见下发的第二天,陈向东就召集管理层开会,定下裁员指标,全国15个地方中心只留下5个以及北京总部,上万名员工离开,相当于组织架构砍掉三分之一。

这些地方中心,储备了大量辅导老师和销售团队,他们担纲导流和本地化运营的角色。例如武汉中心,原本计划2021年招聘1万人,吸纳大量武汉高校的优秀毕业生成为辅导老师。说裁,也就裁了。

陈向东如此解释,“当商业环境和运营模型发生变化,内部调整成为必然,比如偏向于前端的辅导老师岗位,就得减少。”

 

转行直播卖货?

裁员和业务收缩省下的钱,高途投向了转型。如陈向东所说,公司账上还有足够支撑探索和变革3-5年的现金。

陈向东

高途在打法上比较专注,在成人职业教育投入最多。

尤其财经、公考、考研等领域,高途沿用k12的名师策略,考研业务挖角老东家新东方,请来资深老师唐静、李旭,成人英语培训则有耿建超、宋维钢等名师。

高途提到,去年四季度,公司进一步增加了新的成人及职业教育培训品类,不仅有招录和学业考试辅导,还包括成人的职业技能培训、能力提升、心理咨询及企业培训等,基本覆盖目前市场所需的多种培训类型。

陈向东剑指“7年再造个新高途”,截至2021年12月底,高途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资金及短期投资,加起来仍有37亿元,有足够底气探索新业务。

《21cbr》记者查询招聘信息发现,此前高途的公司经营范围新增食品互联网销售、化妆品批发零售等,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官网则释放了大量直播相关岗位。以“直播负责人”为例,招聘要求强调,“有母婴电商直播经验者优先”。

同样的一拨家长人群,不让卖课了,高途这是要换个打法卖货?

或许不久以后就能看到,陈向东追随老东家新东方的步调,出现在高途的直播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