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对话环懿私募基金合伙人高贤卫:高杉离世那晚刚出差回来,11点多还到公司给员工发了工资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2022年02月11日 14:50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王媛媛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王媛媛 上海报道 

2月9日,环懿私募基金的合伙人、高杉的多年老搭档高贤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1月10日那天,高杉刚从厦门出差回来,9点多落地上海,后来回到公司,11点多在公司操作给员工发工资的审核系统,并且退回了一笔客户误打入公司的资金。后来调出的监控显示,高杉走到滨江绿地公园里,当时周围没有其他人。监控拍下了他的行走路径,但没拍下他生前的最后一个片段。

在高贤卫的讲述中,高杉就像万千手无寸铁的少年,以生命为剑,在这片热土上徒手披荆斩棘。

高杉去世后,网上各种猜测的消息铺天盖地,或有各种夸大的误读。

也正是这个原因,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对话了高杉的合伙人高贤卫。

以下为对话全文:

合伙人:私募新星,在高光时刻陨落

《21世纪》:你和高杉是什么时候开始合作的?

高贤卫:我们其实是2018年底开始合作的,早在一起加入环懿之前。那时候高杉找到我,说想办自己的公司。但公司不好做,私募牌照审批的时间又比较久,所以2018年的时候我们就挂靠在泰诚基金下面。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跟他聊了很多对日常生活的看法、他的家庭情况这些,聊完后我觉得这个人很善良、很专业,所以基本聊了半个多小时,我就很想跟他合作。

我当时说可以自己办私募,他说暂时不想办。因为创业初期需要比较大的费用投入,他说自己的资金条件,不允许自己一年亏得起这么多钱。

我说你认认真真做,遇到市场有问题,只要你在认真做,遇到不可抗力,真的出现亏损的话,咱们再一起想办法。

但他说不行,要不然咱们先考虑一下挂靠在别人家,可以省去一些开支费用。然后我们就同意了这个方案。

我当时就觉得他很实在、很善良,然后对股票有自己一整套的理念,人也接地气。

2018年10月份,当时泰诚基金把权益的投资交给我们做。我们做了一年,到2019年11月,管理的产品收益到了60%-70%。2019年比较早的时候,我就发现泰诚的债券业务有点问题,公司会有一些风险。我就说赶紧撤,当时我先撤了,后面果然泰诚基金就收到监管函了,但高杉没有那么快走。

后来他还是想着挂靠,就找到了安徽明泽投资,挂靠在下面。你能看到,2020年6月至2021年3月,高杉担任安徽明泽投资总监、高级合伙人。当时安徽明泽还转了一部分股份给我们,大概25%的样子。

我们也是做了一年,产品收益有100%多,规模一下子就给它做上去了,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俩还是觉得得有一个自己的私募牌照。

于是到了2019年10月,我们就考虑到环懿私募基金了。

环懿私募原来的实控人有牌照,但公司没经营好,她想做服装、教育这些内容,也不想做私募了,所以就慢慢退出股权,把股份转让给我们。

所以2019年10月份我们就开始慢慢持股环懿私募基金,一直到2020年10月,高杉完全变成实控人。

环懿以前就一只产品,原来的股东没做起来,相当于没有管理规模。

我们慢慢接手以后,2020年初就开始准备发产品。收益好、规模增长得很快,一下子规模就十几个亿了,到2021年底的时候,我们的在管规模是40个亿,一共有48只产品。

《21世纪》:相当于从0开始,两年内增长到40亿,那这个速度在私募行业非常快了。

高贤卫:准确来说,是2020年11月正式准备发产品,首批产品发出去是2021年1月-2月左右,最早是发了五六只产品。后面陆续发其它产品,有了影响力之后,后面发了不少产品。所以我们准确来说,是一年的时间,做到了40亿规模。

我们的产品收益其实一直不错,到2021年9月份的时候,不少产品的收益是60%以上,最高的产品收益超过了100%。不过9月也是收益最高点,后面市场走弱了,回撤了一些。

到了9月底的时候,我们管理的产品有收益率进入到行业排名前5的。

后来是到了11月,新能源跑不动了,我们当时商量过要减仓。最开始商量要不要减到50%,但执行的时候还是有舍不得,最后就减了20%-30%的样子。

《21世纪》:毕竟新能源到现在市场还是一致看好的,只是说股价的增长动力少了。

高贤卫:总体来说,我们的产品去年跑得还是不错的,平均收益是在50%左右。

如果说亏损的话,只有10月份以后发的8只产品收益是负的。我们的警戒线是90,清盘线是80。

《21世纪》:所以那几只亏损的产品收益也都是亏损在10%以内?

高贤卫:是的。新发的那几只产品亏损就10%左右,亏损最大的那只产品是亏了13%,是11月左右发的。

1月10日那天吧,他从厦门出差回来。晚上11点多,还在公司操作给员工发工资的系统。

因为我们的工资发放是这样的,出纳把工资表给我,我复核签字,然后高杉在网上做最后确认发放。

那天是这样,他晚上回来了。晚上9点到的飞机,11点左右到了公司。公司平台上的记录是,他晚上11:13左右,把员工的工资发了。

还操作了一笔退给客户的钱。因为这个客户是第一次投资私募,把钱误打到了公司账上,这个钱实际上是要打到托管机构的。他当天晚上也给客户操作了退款。

后来他在11:40左右,从公司走出去了。

《21世纪》:他家是住在这附近(后滩),要走回家吗?

高贤卫:不是,他住长宁。

《21世纪》:他去夜跑了?

高贤卫:对,他在这里戴好口罩、穿好衣服,然后慢慢从这里走出去,到外面小跑,然后就到了江边的公园(滨江绿地)。后来我们看监控,大概11:40还是11:48左右,进入到了公园。

他晚上有跑步的习惯,平时出差的话,晚上也跑一下,有时候早上起得早,就早上跑一下。早上没跑,就晚上跑,有这个习惯的。

《21世纪》:但是这么晚了还要去跑?

高贤卫:监控拍到了他往滨江公园里面走,但到后面他就从监控里消失掉了。

后来是到了第二天早上,9:30左右他还没来上班,员工就有人来找我了,说9:30给高杉打电话还一直打不通。

我说不应该,上班时间我们基本都保持手机畅通的,要么再等一下,因为我考虑到他前一晚上出差,回来的太晚了,也有可能太累。

结果一直到下午2:30左右,还是没联系上,我就急了,感觉不正常。我往他家打电话,问有没有回家,他家人说没回家。

所以我就马上报警,找公安,然后跟公司、物业要监控。

我对高杉很了解,我知道他很老实、很本分,也很善良,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所以我就判断有问题,马上找公安。

然后公安部门也很负责,马上帮忙协查,昨天有没有什么意外事件、医院有没有、有没有什么车祸事件,结果什么都没有,我就很担心。

《21世纪》:现在的结论就是自杀吗?

高贤卫:是的,警方没看到他杀的痕迹。

监控没拍到他最后跳下去。

监控只拍到他一个人跑过去,然后到了前面(下一个)的监控,就没出现了。

监控里拍到的几十米范围内,没有任何其他人,后面也没有发现尾随的,之前也没拍到人,所以基本就排除了刑事案件。

《21世纪》:那天他去福州是去干嘛?

高贤卫:拜访客户。我们所有大客户都对高杉的评价很高,所以都接受不了。

客户反馈就说他在厦门的时候情绪好像有点低落,相对于平时来说有点低落,其他也没有反常。

《21世纪》:高杉有债务吗?

高贤卫:没有。应该说现在,是他事业的最高光时刻。

所有人都难以相信。

现在也可能是他收入最高的时候,他一辈子都没有挣到过这么多钱,我们一起到了环懿之后,他的个人收入是大幅增长。

《21世纪》:警方现在还来找你们吗?

高贤卫:几乎每天来一次公司问一下。

(具体真相)警方一直在找答案,到时候也会给一个书面的答复。

漩涡中的环懿:快速自救

《21世纪》:你们提前清仓了一些产品?

高贤卫:对。

发现高杉失联那天(1月11日),到晚上一直都没有消息,我就很担心。那天晚上我们都在公司上班,一直到了半夜。

后来做了一个决定,第二天早上把所有股票都清仓。

确定高杉失踪后的第二天,就是周三(1月12日),刚好市场有一点反弹,我们当时持仓的所有股票,只要反弹上去,到了相对高位,一律清仓。我们内部下达了指令,只能卖出,不能买入。

后面周四市场继续跌了一下,周五又反弹起来了。

周五晚上开始,一直到周六、周日,我们就开始跟各个客户沟通情况。

《21世纪》:所有产品的持仓都清掉了吗?

高贤卫:有的清不掉,比如有一部分大宗交易的持仓,有锁定期,清不掉。

但基本是清掉的一个状态。然后根据每个产品的不同,有不同的操作。

比如有的产品本身盈利很高,60%-70%的收益,那这种产品的持仓都清掉。有的产品买的股票,还跌在低位上,那就留着。

反正我们总的策略是,所有仓位不能高于10%,要应对赎回。

《21世纪》:后来跟客户沟通的情况怎么样?

高贤卫:周五晚上我们就跟客户不停沟通,反正把情况告诉他们,要不要赎回,都听他们意见。

一直到周一、周二,还在跟客户联系。

确定高杉出事的那个周三(1月12日),我找到了另外一个从公募出来的基金经理,他本来也从公募离职了,就准备要办私募基金。我找到他,跟他说,你先到我这里来,任何条件我都答应,先来当我们的投资总监,后续你愿意留下的话,我们继续长期合作;要是不愿意留下,我也尊重你的选择。

后面就由他暂代公司的投资总监。我们跟客户见面,也是讲一下他的投资理念。

《21世纪》:客户买单吗?

高贤卫:走了一圈下来,其实很多人都表示理解。

我们的客户主要是浙江、福建、江苏一带的大客户,先电话通知一遍,然后全部拜访一遍。把我们自己的情况跟客户都说了,新的投资总监的投资理念也跟客户说了一遍,很多人都表示理解,也对新的投资总监的理念表示认可。

周四开始(1月20日),我们就开放赎回,没到期的也允许客户赎回,赎回费都统统免掉。

《21世纪》:赎回情况怎么样?

高贤卫:赎回的没有我想象中的大。

我当时做的准备,是预计客户赎回20亿,至少20亿吧,或者到25亿左右,所以我们其实准备了30亿左右的资金留给客户赎回用。

实际上客户赎回的就18.6亿。

因为大部分客户我们都认识好多年了,对我们很了解,觉得我们很靠谱,包括这件事的处理上,也很靠谱。

我把仓位也告诉他们了,包括基本的持仓方向。我也说了,我们产品跌到接近警戒线的,就清仓;警戒线以上盈利丰厚的,留10%-15%的仓位。

《21世纪》:这个事发生以后,员工有走的吗?

高贤卫:一个员工都没走,整个投研团队没变化。

我内部说了,尊重所有的员工,你要走的话,提前跟我说。这个你不要客气,人往高处走,你做的任何选择我都很尊重的。但是你不要悄悄地走,这样我们会很被动。

实际上,一个员工都没走。

《21世纪》:新的投研总监能介绍一下吗?

高贤卫:他是公募过来的,在公募也是管保险的资金。

他从北京飞过来的,我找他的那个周四(1月13日)他就上岗了,然后跟我们一起见客户。13号开始,一直到18号,一圈客户拜访过去,福建、台州、杭州、嘉兴、安吉、湖州、江苏等等,都一起走了一圈。

到现在为止,他接手后的产品是正收益,跑赢市场吧。到昨天(2月8日),收益是百分之一点几,今天(2月9日)又涨了一点。

《21世纪》:他和高杉的投资风格比起来怎么样?

高贤卫:实际上他们两个的投资风格都比较像,都是属于市场派,紧跟市场热点。

操作风格上也非常稳健,比如行情刚刚出现苗头,他就买入,然后退出来得也更早,价格到了一定位置就会退出来,不准加仓。

因为之前是在公募管理险资资金的,所以很明显比较稳健。

春节前两天市场都是大跌,他觉得这个大跌没有道理,就说可以加仓了,节后上班第一天,就要求把仓位提上来,因为稳增长很明确了。

所以我们的产品,这两天收益都还可以,每天都增长一点几。因为我们仓位低,所以增长不多。而且因为之前清仓过一轮,所以也躲过了1月中旬之后的市场下跌。

《21世纪》:环懿的产品挂名基金经理似乎都不是高杉?

高贤卫:后来泰诚的产品是清掉了、清盘报告也出了,但是他基金经理的就业资格还在展开,没有退出,就被冻结在泰诚了。

我们当时还找了基金业协会、大连证监局,官方回复说,等到泰诚这个案子处理完了以后,才能把高杉的就业资格拿出来。

《21世纪》:那他的就业资格就一直是在泰诚,所以后来在明泽的履历也没有公示在协会上?

高贤卫:对的。

其实我们团队里的两个投资主力,郭琪和朱昉晨,还有投资团队的风控,都是跟高杉一路过来的。

《21世纪》:挂名基金经理在管理产品过程中的参与度如何?

高贤卫:基本上就是挂名基金经理在管理产品,买卖也是他们。

高杉其实就做一个总的把控,一个配置方向和行业的指导。具体说哪个股票比较好,怎么交易,都是基金经理郭琪和朱昉晨在做,他们都有公开产品在近四年大幅跑赢沪深300和标普500。

《21世纪》:可以理解成高杉本来就没有具体管过环懿的产品,只是做一些日常观点的交流和方向的指导?

高贤卫:现在的投资总监也是这样。

比如他提出稳增长的方向比较明确,哪些行业他比较看好,合理的仓位该怎样配置,也是这样交流。

然后研究员会去寻找个股标的,觉得需要长期持股的标的,就做比较深度的研究,最终买卖都是基金经理来决定。

《21世纪》:之前除了高杉一共有几个基金经理?

高贤卫:3个主要负责人。

朱昉晨有10年海外投资经验,主要做美股和港股,投资业绩大幅跑赢标普500;郭琪15年及18年期间公开产品回撤只有个位数;朱昉晨和郭琪在环懿都有独立管理产品,去年大幅跑赢沪深300;还有个杨伟来自于公募基金。

《21世纪》:外面传高杉是因为公司亏损的压力。

高贤卫:我们公司没亏损,并且盈利还是比较丰厚的。

去年12月中旬市场回调确实有一定压力,但我们收益相较市场上其他基金还算可以。

《21世纪》:因为环懿有很多企业客户,会不会是这些企业客户施加了什么压力?

高贤卫:我们的企业客户很多,大多数都是企业主的资金。

这件事出来后,很多企业客户都没赎回,甚至加仓的都有,所以这个不可能。

尤其是江浙一带的企业主,都很支持,都是他们自己个人的钱来投资,没有一家是公司资金来投资的,而且大多数的人我们也都是认识很久了。

《21世纪》:有机构的资金吗?

高贤卫:暂时没有。

《21世纪》:有fof资金来调研过,想要投资你们?

高贤卫:有的。但我找高杉聊过,我说,之前扩容太快了,不要扩得太快,我们不是公募,客户的体验感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我们的重点是客户的后端收益,不是规模。现在这个40-50亿的管理规模,就是我们最好的一个范围,管理起来非常舒适。

《21世纪》:所以高杉本来2022年是想要扩规模、扩团队的?

高贤卫:对。所以突然走了是真的很想不通,至少说在事业的角度上,完全想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