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北大公布2021年就业质量报告:上海吸引力显著上升,留学比例持续下降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2022年01月04日 17:40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王帆
清北学子除了留在北京外,广东曾是最热门的选择。但到了2021年,上海的吸引力在明显上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王帆 深圳报道 名校毕业生,热衷去哪儿就业?中国顶尖学府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的毕业生去向,往往备受关注。

近日,清华和北大发布了2021年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2021年,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常态化形势下,两所高校的毕业生去向落实率均保持高位稳定。清华大学2021届毕业生共7441人,与往年相比整体有所增加,毕业生去向落实率达到98.4%;北京大学校本部毕业生合计9704人,去向落实率为98.45%。

从签约就业的毕业生去向来看,“留京”仍是清北学子最主流的选择,其次,上海的吸引力对比往年显著上升,相比之下,广东的热度相对有所降低。

此外,在疫情影响下,另一个显著的变化是,出国(境)留学的比例相比2020年进一步下降,其中,本科生选择国内升学的比例在上升,但总体来看,潜在的留学毕业生们,更多地走向了就业市场。

上海的吸引力赶超广东

2018年,上海市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联席会议制定并公布了《2018年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进沪就业申请本市户籍评分办法》,提出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为试点,探索建立对本科阶段为国内高水平大学的应届毕业生,符合基本申报条件可直接落户的绿色通道政策。

这一政策的效果似乎并非“立竿见影”。以2019年北大的情况为例,当年签订三方协议就业的毕业生中,留在北京本地的占43.55%,去广东的占20.62%,去上海的仅占6.48%。其中,168名签约就业的本科毕业生的首选是广东,共有45名本科生去广东,占比高达26.79%,留在北京的仅27人,占比为16.7%,去往上海的更是只有7人,占比为4.17%。

2019年,清华大学本科毕业生同样最热衷去广东,占比为25.3%,其次去往上海的也达到了24.0%,而留在北京的仅占18.2%;硕士生有43.0%留在了北京,其次去广东的占21.6%,去上海的则为13.7%。

总体而言,清北学子除了留在北京外,广东曾是最热门的选择。但到了2021年,上海的吸引力在明显上升。

2021年,清华签三方就业的毕业生中,本科生有22.6%去往了上海,这一比例反超了去往广东的18.3%,也超过了留在北京的16.1%;硕士生和博士生仍然最倾向于留在北京,但第二选择均为上海。

清华大学2021年毕业生签三方就业单位所在地分布

(数据来源:清华大学2021年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

2021年,北大选择就业的毕业生中,留在北京的本科生比例显著增加,其次,有14.06%的本科生去往上海,这一比例已经超过了去往广东的12.14%;当然硕士毕业生中,有17.56%去往广东,比去往上海的11.94%仍然高出了不少。

2021 届北大毕业生就业单位地域分布

(数据来源:北京大学2021年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

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清北毕业生对上海的兴趣增加,主要还是与上海定向放低户籍门槛有关,由于政策消化和产生效果需要一定的时间,到2021年上海的热度才较明显地显现出来。从教育、医疗、公共服务等多方面的综合因素来考虑,上海户籍的吸引力高于很多其他城市。

他还指出了另一个因素,2020年7月,深圳出台楼市调控政策,提出“在深圳落户满3年且连续缴纳36个月个税或社保才能购买商品住房”,这可能也一定程度降低了对人才的吸引力。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也开始采取“定向”留才、引才措施,于2021年发布了《北京市引进毕业生管理办法》,提出了一系列引进项目实行计划单列,其中包括“招聘世界大学综合排名前200位的国内高校本科及以上学历毕业生,或‘双一流’建设学科硕士研究生”。据公开报道,北京人社局曾明确,“世界大学综合排名前200位的国内高校”为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南京大学7所高校。

孙不熟指出,过去若干年间,深圳、广州率先降低户籍门槛,抢到了一波人才红利,随着上海和北京的落户政策也在放松,未来的引才格局将发生新的变化。当然,具体的变化趋势如何,还需要进一步的观察。

清华留学人数两年间“腰斩”

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以及国际关系等因素的影响下,高校的出国(境)留学比例普遍有所下降,2021年,从清北毕业生的选择来看,下降趋势仍在持续。

2019年,北大毕业生出国(境)留学人数为1155人,比例为14.79%。2020年,出国(境)人数为1084人,比例小幅下降至13.34%。到了2021年,出国(境)留学人数下降至793人,比例下降至8.17%,其中本科生出国(境)的降幅最明显,仅为553人,比例为18.90%,2019年这一比例则高达30.01%。

清华大学2019年毕业生的出国(境)比例为15.3%,2020年已经迅速下降至9.6%,由1035人减少至674人,这其中主要是赴美国深造留学的人数大幅减少,由2019年的692人下降至361人,赴英国的人数由88人小幅上升至99人。

2021年,清华大学的出国(境)学生人数进一步降至517人,相比于两年前已经“腰斩”,比例更是下降至6.9%。据披露,出国(境)学生主要深造高校包括新加坡国立大学、哥伦比亚大学、伦敦大学学院、宾夕法尼亚大学、东京大学等。

这对比两年前也有较明显的变化。2019年,清华大学出国(境)学生去向较为集中的海外高校分别为哥伦比亚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哈佛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

启德教育近日发布的《中国留学市场2021年盘点与2022年展望》显示,最近一年多的时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亚洲的几大留学目的地作为中国内地学生留学的重要选择,出现了升温的情况。

一位留学行业的研究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留学意愿的整体下降,一方面是因为疫情,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学生及家庭会更多地考虑“投入产出比”,局部来看,亚洲国家或地区的热度上升,主要是疫情控制得较好,回国(境)更方便,费用一般也更低。

减少的留学学生,主要转向了国内升学及就业。以本科生的去向为例,2019年,北大校本部本科毕业生共2726人,1186 人国内升学,占比43.51%,2021年,校本部本科毕业生小幅上升至2926人,1529人国内升学,占比上升至52.26%。

2019年,清华大学所有毕业生的就业比例为53.9%,2021年上升至62.9%,这其中也包含了一部分放弃或暂缓留学计划的毕业生。

美国一所高校的国际招生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因为疫情的缘故,真正恢复到以前自由通行的状态还需要时间,对于因为疫情或中美关系等原因放弃留学计划的家庭而言,重建信心也需要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