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特电机立案和“头铁”牛散:要吃肉先挨揍,从深套80%到攫取4倍收益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

2021年12月10日 16:10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董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董鹏  成都报道

12月9日晚间,锂电牛股江特电机公告,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

次日开盘公司股价跌停。

在此之前,江特电机是今年a股最炙手可热的公司。至12月7日,江特电机年内累计涨幅仍然超过528%个,位居沪深两市a股的第三位。

而与涨幅排名第二的联创股份一样,江特电机同样不乏牛散的关注。

王新,在某投资者论坛中被形容为“头铁”(刚烈、不怕死),“他对江特一往情深,已经到了穷追不舍的地步。”

原因是,首次拿出1.2亿元建仓江特电机后,江特电机在随后的近三年时间里连续下跌,股价从11.3元跌到1.25元,而王新却从2019年初不断加仓,直至迎来今年江特电机的爆发。

受部分季度数据缺失、每次加仓带来的成本拉低等因素影响,虽然无法对其真实收益作出准确测算,但是仅从定期报告的期末市值数据却可看出,王新持股市值从2020年末的1.43亿元大幅增加至今年三季度末的9.99亿元,增幅接近7倍。

若只估算其开仓、加仓成本,收益预计在4倍左右。

似乎,想从二级市场赚钱要先学会被套,当然充裕的资金实力,必不可少……

从挨揍,到吃肉

王新在江特电机上的操作分为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高位被套。

王新最早进入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是在2017年四季度。至2017年年底,王新持有江特电机973.11万股。

另据统计,2017年四季度江特电机成交均价为12.97元。若以该价格作为王新的买入价格,至2017年年底时,王新持仓就已经出现近2000万元浮亏。

小幅亏损后,王新在2018年一季度选择了减仓259万股,并于当年的二、三季度从江特电机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消失。

直至2018年四季度,王新再次上榜,但是此时持股数量已经增加至1013万股。显然,在王新消失的时间里,他仍然选择了加仓。

只是,江特电机股价迟迟不见好转,并从2017年底的11.3元跌到2018年底的5.87元,几乎腰斩。

第二阶段的交易,则是逆市抄底。

这要比第一阶段更加难熬,因为“底部之下,还有底”。

由于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亏损,2020年江特电机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带上了“*st”的帽子。

经营情况不好,股价难有表现,江特电机从2018年底连续下跌。

2020年5月,该公司更是创下1.25元的低点。若不考虑后续加仓产生的拉低持仓成本效果,2017年底王新的“老仓”已经出现超过80%的亏损。

可即便如此,并未改变王新加仓的选择,几乎每个季度都在加仓。他在江特电机的持股数量从2018年底的1013万股,一路增加到了2020年6月末的3170万股。

尤其是2020年一季度,王新下“重手”,单季度就加仓了1300万股。若结合股价走势来看,此次大笔增仓十分精准。

转折点来自2020年下半年,国内新能源汽车开启本轮景气周期,并从此前的补贴驱动式向市场化驱动转变,碳酸锂价格、锂矿股集体见底。

 

此后,可视为第三阶段。王新逐步从解套到攫取超额收益,2020年6月末,江特电机收盘价为1.73元,2020年末升至3.73元,涨幅翻倍。

2021年,则是锂矿股的爆发阶段。江特电机,又成为了该板块涨幅最大的个股,到今年9月时更是一度升至32.56元的历史高点。

而与上述两个阶段相比,虽然江特电机出现明显上涨,但是王新似乎并不排斥追高加仓,只是再没有下过单季度增仓千万股的重手。

由于2018年二、三季度持股数据缺失,加上王新此前不停加仓、成本不断变化,很难准确估算出他具体的持仓成本。

但是计算2017年四季度开仓、2019年以来的增仓,并按照江特电机当季成交均价来看,王新动用资金超过2.5亿元。

而截至12月8日收盘,江特电机报收于23.9元,王新三季度末持有4268万股总价值达10.2亿元,估计总收益率超过400%。

当然,如果没有新能源汽车的需求爆发、碳酸锂的上涨,或者是王新自身资金跟不上,这次堪称经典的逆袭,将是另外一个故事。

不过,现在又有了新进展。

被立案消息发布后,12月10日江特电机一字跌停,跌停价位卖单数量高达1.79亿股,相当于总股本10%的股份在急于出逃。

“头铁牛散”还买了啥?

王新,并非单吊江特电机一只个股。

截至三季度末,他还持有44.11万股硕世生物和10.19万股奇德新材,只是持股数量、持股市值要远远小于江特电机。

原因为,上述两家公司“总盘子”太小。

12月8日收盘,硕世生物总市值为72亿元,奇德新材总市值更是只有24亿元,池子太小养不了大鱼。

就介入节点来看,硕世生物是2020年四季度进入,奇德新材则为次新股,刚刚于今年5月上市,三季度王新便“新进”第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

其中,硕世生物为体外诊断产品提供商,产品包括为核酸分子诊断试剂等。2020年上半年疫情爆发前期,该公司股价曾从45.93元上涨至459.35元,此后连续阴跌至今。

奇德新材,主要业务为改性尼龙(pa)、改性聚丙烯(pp)的复合材料及其制品,改性聚丙烯复合材料中熔喷专用料主要用于生产口罩专用的熔喷布、无纺布等防护用品。

而除了与疫情相关外,上述两家公司也存在股价较长时间维持低迷的共性。

当然,王新不会每次交易都会取得超额收益。

比如浙江东方也是他持有时间很长的一只个股。

最早进入是2019年一季度,此后持股数量增加至今年二季度末的1280万股,但是在今年三季末王新再次从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消失。

而就该公司股价走势来看,自王新介入后,浙江东方股价多数时间在4元至5.5元区间波动。如果这期间王新买入价格过高,当前4.39元的股价还可能被套,而该笔交易也已持续了近三年时间。

此外,王新过去几年还参与了久其软件、国风塑业、*st香梨等个股的交易。

无一例外,均为小市值个股,这正是诸多牛散所喜欢的个股,他们并不关注上市公司股价的短期波动,持股周期较长。

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接触的牛散来看,这类群体普遍喜欢具备股价低,30亿元至50亿元市值的小盘股。一旦企业经营层面出现好转,在较低的股价基数下很容易获得超额收益。

仅以2021年为例,包括北交所a股在内,至12月8日涨幅排名前20名的个股中,同样也出现了*st众泰、*st德新、*st赫美和*st新光4只个股。

这是今年a股市场,较此前两年比较明显的变化之一。2019年、2020年,涨幅榜前35名并无一只*st个股。

虽然近两年退市制度不断完善,退市新规使得退市门槛大幅降低、问题公司保壳难度增加,但是仅就交易层面而言,二级市场对*st板块的炒作似乎并未明显退烧。

正如王新持有江特电机的案例,假设上市公司摘帽成功,投资收益的问题就解决了,如果再赶上一些二级市场的风口,则可能获得更高的超额收益。

当然,资本市场的风险随时存在。

*st板块除了退市风险外,其公司内部治理水平多差于头部企业,而这会带来一些偶发性的风险事件,如信息披露违规、高层内斗和潜在的财务风险等。